巴士的點評——親美反中沒有出路

  九龍西補選塵埃落定,建制派獲勝,反對派在此區再敗。不過,雙方都有檢討和反思的空間。建制派要思考他們穩拿立法會分組點票過半數的席位後,究竟政府可交出甚麼功課來改善經濟民生問題?而反對派就要考慮,連續兩次九西補選失利,是否暗示其道路正愈走愈窄?

  二○一四年三月台灣爆發「太陽花學運」,同年九月香港發生「佔中運動」。如今回看,都只是一場政治泡沫,已爆破幻滅。香港和台灣的街頭運動,其理念源於二○一一年在美國發生的「佔領華爾街運動」,而該運動的緣起是同年在中東爆發的「阿拉伯之春」。現在看「阿拉伯之春」並未有為中東帶來民主,卻造成多國內戰不息。而美國的「佔領華爾街運動」,亦很快灰飛湮滅,而結局是美國政治反而走向了另一個極端,選出了一個極右保守的民粹主義總統特朗普,與「佔領華爾街運動」反對傳統精英原意背道而馳。

  香港的反對派與台灣的民進黨最大的不同,是民進黨在台灣執政,也因此徹底曝露了他們的最大弱項,就是「擅長抗爭、弱於發展」。民進黨上台之後,繼續玩兩岸政治,以暗獨的方式挑動大陸,以鞏固支持,但對經濟民生卻未下苦功。香港的反對派因為政制的限制,未能上台執政,所以其弱項沒有如民進黨般快速暴露。故香港反對派的退潮,也慢過台灣民進黨。

  不過,這次的九龍西補選,已見到本地反對派的疲態,他們的支持度正在萎縮,未能吸納新的票源。今年三月的九西補選,反對派候選人姚松炎得票十萬零五千零六十票,今次的補選,李卓人加上馮檢基合共只得十萬零五千五百五十六票。即使加入了馮檢基,反對派的總得票仍然和上次相差無幾,估計馮檢基本身有約一萬多的死忠粉絲,上次的補選,他沒參選,那些粉絲也沒有投票。今次他參選,理論上會令到反對派總得票數上升,但實際升幅只有約五百票,扣減馮檢基帶來的新投票者,反對派的支持票應該減少了。

  回看二○一六年九月的選舉,當時民情高漲,反對派在九龍西總得票超過十六萬票。換言之,今年兩次補選都流失了近六萬票,估計當中不少是比較激進的年輕選民,他們不會投票給像李卓人和馮檢基這些傳統泛民。

  對反對派而言,佔中令到其得不償失。第一是佔中把反對派陣營分裂成傳統泛民和本土派兩大板塊,年輕激進的本土派不會投票給傳統泛民;第二是年輕本土鼓吹港獨,激發了中央的強烈反彈,最終出現DQ的撒手鐧,平白失去了議席,未來這些激進派能否參選也成疑。

  背後的深層問題是反對派激進化帶來的困局。年輕本土派走港獨路線,而傳統泛民為了要與年輕人搶票,也走出要激烈反共。佔中對反對派而言,就像發了一場夢,但夢醒之後卻轉不過身,惹起中央強硬回應,將他們逼入死胡同。

  如果反對派走上與中央對抗的道路,中港摩擦加劇,香港整體亦無運行。反對派應檢討未來的路向,放棄與中央劇烈對抗的路線,改為重新關注本土的經濟民生問題。這樣才可得更到民眾支持。走親美反中的道路,並不是反對派的出路。

「巴士的報」是一份網上報紙,讓網民隨時隨地拿着手機或平板電腦可以看到。www.bastillepost.com

wh.lo@bastillepost.com

盧永雄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