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士的點評——特朗普的新對象——聯儲局

  美股杜指周二大跌近八百點,主要原因是美國長短息出現倒掛。在正常的情況下,短期利息應該低過長期利息,但是,從周一開始,美國兩年期國債利息高過五年期國債利息,這被視為經濟衰退的現象,背後原理是市場參與者估計聯儲局短期內會加息,但不看好美國經濟,認為長期利率不能維持在高位,便估計五年之後利息會比兩年之後低,才會出現一個長短息倒掛現象。

  所有這些事情的矛頭,都指向聯儲局,美國總統特朗普對聯儲局主席鮑威爾的不滿已溢於言表,他甚至暗示要撤換當年推薦鮑威爾當聯儲局主席的財長努欽。特朗普這樣不滿的原因也很簡單,聯儲局不斷地加息,會扼殺美國經濟增長,經濟不好,他作為總統自然要受靶,所以他要大聲喝止聯儲局加息。

  理論上,聯儲局主席雖然由美國總統任命,但是運作絕對獨立,作出的決策主要以數據為依歸,而依據的核心數據是就業和通脹情況。如果失業率低、通脹率高,就要加息以壓制經濟過熱;反之,失業率上升與通脹向下,就要停止加息甚至減息。

  特朗普剛剛又在Twitter上轉發帖文,說油價大跌等於大幅減稅,也會令通脹下跌。帖子最精警的一句是「聯儲局,你在聆聽嗎?」特朗普在社交媒體上發功,明顯是要遏止聯儲局繼續加息。現時市場一般預計聯儲局在十二月加息的機會甚高,據最新的聯邦利率期貨交易數據顯示,十二月加息的機會為百分之七十八點四。然而,市場關注的不是十二月加息,而是聯儲局十二月的議息聲明,如果聯儲局表示十二月加息後利率已經到達所謂的中性利率水平,意味着聯儲局將會停止加息。但如果說利率與中性利率仍有一段距離,就預示明年,主要會在是三月或以後會繼續加幾次息。當然,聯儲局中間落墨的話,會表示利率已接近中性水平,但加息決定要視乎未來的數據。

  由於市場原本預計聯儲局在明年會再加息三次,甚至四次,如果聯儲局對明年加息改為抱持觀望態度,將會對市場有所幫助。所以,特朗普近期不斷向聯儲局施壓,希望聯儲局會釋出明年不會再加息的信息。

  聯儲局看得比較長遠,希望有合理利息政策,讓美國經濟有合適的發展,並控制經濟不至過熱。然而,政客則比較短視,不想加息阻礙經濟增長勢頭。今年美國經濟以至股市的增長主要受減稅所推動,但經過一年的時間,減稅效應已經減退,美國明年要維持經濟增長,友善的利益政策相當重要。如果聯儲局按原來的計劃,明年加息三次的話,肯定會對經濟造成壓力。二○二○年,將是美國總統大選年,特朗普想連任,當然不希望二○一九年經濟走軟。所以,向聯儲局施壓,將是他近期的頭等要務。

  這對香港也會有影響,如果美國明年再加息三次,加上今年十二月的加息,將累計加息一厘,香港已經進入加息周期,即使不完全跟足美國,也可能要加息零點五厘或以上。但如果美國在十二月加息之後,明年不再加息的話,香港即使再加息,幅度亦會相當有限。現時影響本地樓市的主要有四個因素,包括利息、貿易戰、房屋供求和政府壓抑樓市政策。如果利息步伐放緩,中美貿易戰又得到緩解,政府政策也不見得在短期內能夠大量增加土地房屋供應的話,將對投資市場以至樓市有利,相信會令近期下跌的本地樓市穩定下來。可見美國的利息政策,將對左右香港投資市場的大局。

「巴士的報」是一份網上報紙,讓網民隨時隨地拿着手機或平板電腦可以看到。www.bastillepost.com

wh.lo@bastillepost.com

盧永雄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