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士的點評——過渡性房屋可以止咳

昨日一則深水埗區議會的新聞惹起注意。社聯向深水埗區議會提出第二個新過渡性房屋計劃,選址在深水埗欽州街西與通州街交界的一幅政府用地,計劃在該地興建兩棟四層高的組合屋,提供二百一十個單位,預料二○二○年底完成工程。

  同一則新聞引述民建聯立法會議員鄭泳舜表示,大致認同社聯的建議,並指出這是首次有過渡性房屋建屋計劃落戶在政府土地上,要求當局認真考慮,令日後可釋出更多政府用地作相同用途,增加單位供應數量。

  鄭泳舜身兼立法會「跟進本地不適切住屋問題及相關房屋政策事宜小組委員會」主席(不明白為何小組的名稱這樣長),他要求政府成立二十億元「社會房屋專項基金」,以先導形式推動各項過渡性房屋項目,在三年內提供不少於一萬個過渡性房屋單位,他坦言此目標仍遙遠。

  所謂過渡性房屋是為輪候公屋或其他居住環境惡劣人士提供的一些短期房屋。特首林鄭月娥去年在《施政報告》中提及會將工廈改建為過渡性房屋,而運房局早前亦成立專責小組,處理過渡性房屋安排。

  我過去不太重視此建議,因為覺得「小打小鬧」,搞到好大段新聞,只是提供一、二百個單位。現時有二十七萬人排隊輪候公屋,平均輪候時間延至五年半,遠超三年上樓的目標。所以只能提供少量單位的建議,只是杯水車薪。

  但鄭泳舜提出用二十億提供一萬個單位,就比較有意思了,因為提供上萬個單位,可以解決一萬個家庭三萬人的居住問題。而且他提出的思路較佳,如無目標,等政府慢慢搵,可能幾年只提供一、二千個單位。如今倒過來定出三年內要有一萬個單位的目標,就可以倒逼政府加快行事。

  其實「過渡性房屋」在上一代香港人有點不好的回憶,過去都有同類的房屋,叫做「臨時房屋」,是一至兩層高很簡陋的政府住屋,當時因為火災或清拆木屋區的原因,加上公屋數量不夠,政府就建臨屋,讓輪候公屋又未能上樓的市民暫住,但也有一住住上二十年的例子。當時臨屋的興建量很大,例如一九九○年一年就建成一萬七千七百四十五個臨屋單位。

  後來隨着公屋興建量大增,政府在一九九二年的《施政報告》提出,要在一九九七年前清拆大部份臨屋區。後來港督彭定康到一九九五年卻改變政策,宣佈延遲清拆十二個臨屋區,臨屋居民不滿彭定康出爾反爾,趁他到訪九龍灣啟祥和啟樂臨屋區期間,作出激烈的抗議,居民一度阻擋官員去路,有街坊突然向肥彭送上了一隻活老鼠,那隻籠中鼠差不多要碰到肥彭的頭,令他十分嬲怒,此事也成為那個時代香港房屋問題嚴重的象徵。彭定康最終決定於一九九七年前清拆大部份臨屋,而最後的沙角尾臨屋區亦於二○○一年清拆完畢。

  十八年後的今天,香港若要大量興建類似臨屋的「過渡性房屋」,本來有點諷刺,但我仍認為政府應該大力做,因為第一,在租一個劏房也要八千元的年代,若提供一千元租金的臨屋,可以直接幫到數以萬計未到上公屋的基層節省開支。

  第二,如今的過渡性房屋的質量比當年的臨屋好一點。以社聯在深水埗搞的過渡性房屋計劃,是興建兩棟四層高的組合屋,應該好過當年的鐵皮臨屋。

  人要面對現實,過渡性房屋雖然解決不了根本問題,但可以止一止咳吧。

「巴士的報」是一份網上報紙,讓網民隨時隨地拿着手機或平板電腦可以看到。www.bastillepost.com

wh.lo@bastillepost.com

盧永雄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