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士的點評——毛澤東講「十七難」背後的故事

  本周初中國公佈二○一八年的經濟增長放慢,中國統計局局長寧吉喆解讀數字時說,中國去年經濟穩中有變,變中有憂。他既提到外部的貿易保護主義,也提到中國本身亦有轉型之痛。

  過去中國多數宣傳自己的好,很少講自己的不好。而寧吉喆的講話只是前奏,接着官方發表過習近平主席在本周一(一月二十一日)舉行的「省部級主要領導幹部堅持底線思維着力防範化解重大風險專題研討班」上的講話,習主席在會上指中國的形勢總體上是好的,黨中央有堅強的領導力,經濟穩中求進,社會大局保持穩定。但他也明確提出防範風險的要求,包括一、高度警惕「黑天鵝」事件,也要防範「灰犀牛」事件;二、要有防範風險的先手,也要有應對和化解風險挑戰的高招;三、既要打好防範和抵禦風險的有準備之戰,也要打好化險為夷、轉危為機的戰略主動戰。「黑天鵝」事件是指那些出現機會很小,但具顛覆性的災難;而「灰犀牛」事件是指那些經常被提示,但未得到充份重視的大概率風險事件,中美衝突就是這類「灰犀牛」事件。

  習主席這樣自揭瘡疤,惹起外媒大篇幅報道,有朋友問我如何解讀此事。我認為可以有兩層解讀。第一層解讀是中國開始敢於面對問題。過去,中國很少講失敗,怕人民不接受。現在承認有外圍貿易戰的壓力,有轉型之痛,亦同時具體指明如何積極作為,正正說明了國家的管治正趨向成熟,敢於承認問題,甚至承認某項改革失敗,其實這是自信的表現。

  第二層解讀是毛澤東講到的「十七難」。新華社報道相關新聞的時候,提到一九四五年,毛澤東在中共七大上作結論報告,講到準備吃虧的時候,一口氣列出了十七個困難,藉此引入習主席講要增強憂患意識,防範風險。

  毛澤東一九四五年五月三十一日七大會議作總結報告的時候,出人意料地說要準備吃虧,要應付十七個困難。當時二次大戰步入尾聲,日本敗像已呈,就在日本宣佈投降之前的兩個多月,當大家興高采烈的時候,毛澤東竟然提出了十七條難題,其中包括要準備捱外國人的罵、捱國內大罵、準備被國民黨佔去大塊根據地、準備被消滅若干萬軍隊、準備爆發內戰、準備外國幫助蔣介石打共產黨等等。在抗戰即將勝利的時候,毛澤東好像庸人自擾般自數困難,與當時的氣氛頗不適應。        

  其實,毛澤東已經預視到當日本人戰敗之後,國共必將反臉,中國內戰一觸即發。他講十七難之前,原來還有一個小故事。曾任毛澤東秘書的胡喬木在一九九一年十一月關於毛澤東的七大講話有一個回憶,話毛澤東當時提到太平天國的例子,表示寧可失敗,決不投降。毛當時說:「太平天國有幾十萬軍隊、成百萬的農民,打了十三年,最後在南京城被清兵攻破的時候,一個也不投降,統統放起火燒死了,太平天國就這樣結束了。他們失敗了。但他們是不屈服的失敗,甚麼人要想屈服他們,那是不行的。」胡喬木的解讀是:「就像毛澤東講十七條困難一樣,這樣講,當然不是氣餒,而是為了激發大家更昂揚的氣概。這說法是表示一種決心,一方面認為必然會勝利,同時帶有一種誓師的味道。」他認為:「愈是在勝利的時候,愈要有一種應付重大事變或艱險的精神準備,甚至想到失敗了從頭做起。這不能說是無事自擾,相反倒是一種理性自信。」

  講到打仗,中國如今有兩場仗,一場是國內經濟轉型升級之戰,另一場是面對美國挑戰的國際之戰。官媒把習主席講到困難,連繫到毛澤東講十七難,恐怕背後有一重更深的意義,就是「寧可失敗,決不投降」。相信老外傳媒對中國歷史的認知有限,不知習講話背後的深意。

「巴士的報」是一份網上報紙,讓網民隨時隨地拿着手機或平板電腦可以看到。www.bastillepost.com

wh.lo@bastillepost.com

盧永雄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