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士的點評——中國在三大挑戰中前進

        豬年到了,新年大家都善頌善禱,大講「恭喜發財」一類的說話,不過,恭喜歸恭喜,能否發財,仍要靠自己的努力,中國的國運都一樣,不要信命運,只能去打拼。

  展望豬年,中國面對三大挑戰,第一是中美貿易談判,這問題已講太多,不必詳述。談判結果八二分,即八成機會中美會達成協議,但對中國來說都會是割肉換來的協議,兩成機會是談不攏無協議,這樣對中國的衝擊就很大。中國的意向應該是爭取以割肉的協議,換取三至五年中美貿易平靜期,以時間換取空間,讓中國經濟加速發展,再推上一個台階。

  第二是中國經濟轉型的挑戰,這問題較深層。過去中國學美國的一套,經濟出現問題就放水,以二○○八年金融海嘯為例,中國就放水四萬億救市。但大水漫灌,搞到中國這世界工廠產能超級過剩,其中不止成為貪腐溫牀,也帶來經濟低效,成為進一步發展的重大隱患。習主席二○一二年上台,積極進行經濟結構改革,去槓桿、減產能。但去年開始,因應貿易戰的衝擊,不能不逐步放寬銀根,今年估計也是銀根鬆動之年,只能見步行步。

  第三,另一挑戰在於美國宣布退出《中程導彈條約》,美國及蘇聯一九八八年簽署《中程導彈條約》,雙方銷毁射程五百公里以上的中程導彈,令歐洲不再受蘇聯中程導彈威脅。美國總統特朗普去年中指控俄羅斯的9M729導彈,射程實質上超過五百公里,違反《中導條約》,結果美國真的在二月一日宣布退約,其後俄羅斯總統普京也宣佈暫時停止執行《中導條約》,並宣稱再發展中程導彈。

  表面分析,是美俄關係跌至冰點,關係差得無可再差。但跳過表象,美國總統特朗普之所以成功當選,全賴俄羅斯操控美國網絡發功所致,特朗普與普京骨子裏是盟友而非敵人。睇政治不能只看政客表面的言辭,要看行動產生的實際結果,美俄《中導條約》破裂,最受影響是歐洲和中國。

  當年蘇聯部署SS 20導彈,射程可達到五千五百公里,即使部署在蘇聯的腹地,在核戰時也可向歐洲施襲,而蘇聯大量的中程導彈,可阻遏北約支援歐洲,萬一戰爭爆發,蘇聯常規軍短時間內已可攻佔歐洲大量城市,所以當年的蘇聯最高領導人戈爾巴喬夫,與美國簽訂《中導條約》,戈爾巴喬夫基本上是個傻子,簽訂《中導條約》,等於自廢武功。如今《中導條約》廢除,表面上俄羅斯要花錢製造中程導彈,但俄羅斯對歐洲威脅大增,俄羅斯根本是贏家。

  至於美國,廢約之後,矛頭就指向亞洲,目標是針對中國,美國可在日本和韓國部署三千、四千支中程導彈,這筆數要由日、韓埋單,美國先做軍火生意,然後逼中國進行軍備競賽。

  當年蘇聯是怎樣倒台的?早據說就是演員出身的列根出任美國總統,找到陳年的中情局報告,報告建議搞一個如電影裏的星球大戰計劃,引蘇聯下水,與美國搞星戰軍備競賽。蘇聯經濟本來就十分疲弱,這樣一搞,就拖垮了整個國民經濟,鐵幕缺堤,由此開始。

  因此,美國退出《中導條約》,恐怕是劍指中國,迫中國進行軍備競賽,當然,中國的底子比當年蘇聯厚10倍,但這樣的毒招,仍不可不防。

  中國豬年面對的挑戰不少,我們誠心期望,中國有英明領導,可以克服一個又一個的挑戰。這不止是基於民族感情,也因為香港與中國已是命運共同體,中國衰,香港一定不會好。

「巴士的報」是一份網上報紙,讓網民隨時隨地拿着手機或平板電腦可以看到。www.bastillepost.com

wh.lo@bastillepost.com

盧永雄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