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士的點評——英國脫歐甩轆 民主制度失效

        英國脫歐陷入一個專家也跌碎眼鏡的狀況,現在有識之士不會再說英國脫歐結局如何如何。本來按一般常識,英國首相文翠珊代表英國與歐盟談判,達成脫歐協議,拿回去國會表決。正常假設是,文翠珊既在法理上獲得授權,現實上在談判過程中又會取得執政保守黨的共識,才會跟歐盟達成協議,最後由國會表決協議,該只是必須的程序。

  但結局並非如此,英國國會在一月十五日投票,以四百三十二票反對,二百零二票支持的史無前例壓倒性多數,否決了文翠珊首相的脫歐協議。這是英國歷史上執政黨在議會投票表決中遭遇的第二大慘重失敗,上一次大比數失敗已遠在一九二四年。英國國會否決脫歐協議,歐盟又不肯與英國重開談判,於是陷入僵局。

  新年假期時,我與兩位熟悉英國情況的高人談過,一位是英國爵士,一位是曾長期在英國工作的政商界高人,兩人對英國政情非常了解,但都無法下結論,但梳理出核心爭議點和英國脫歐的幾種可能性。

  核心爭議點是愛爾蘭出現所謂「硬邊界」問題。北愛過去長期鬧獨立,搞出恐怖襲擊,英國和愛爾蘭政府一九九八年簽署《貝爾法斯特協議》,訂明英國屬下的北愛爾蘭自治政府在英國的架構和地位,確保北愛與愛爾蘭接壤的邊境不設「硬邊界」,結束了當地三十年的武裝衝突。現時在愛爾蘭駕車入英國的北愛,越界時根本沒有關口,連指示牌也沒有。脫歐後愛爾蘭屬歐盟,北愛跟英國脫歐,就出現重劃硬邊界的問題。

  如今英國與歐盟的協議用「擔保方案」(backstop)去解決此問題,雙方議定擔保方案是逼不得已的最後計劃,在英歐談不攏時才會實施,以擔保北愛和愛爾蘭之間沒有硬邊界。按方案要求,會在愛爾蘭島與大不列巔島之間的海洋劃界。若英國和歐盟最後無法就今後長遠關係達成協議,北愛爾蘭則留在歐盟單一市場和關稅同盟,英國本土退出。英國眾多議員反對協議,認為擔保方案意味變相將北愛爾蘭割予歐盟,英國本土與北愛爾蘭會處於不同邊檢及關稅管轄區,形成新的硬邊界。

  未來有幾種可能性:

  第一,延長脫歐死線。英國原定脫歐期限是三月二十九日,如今英國國內未有共識,但又不想硬脫歐,用西方的諺語,「把鐵罐踢下斜路」,讓鐵罐到處滾,英國繼續延長限期,希望國內凝聚出解決方案,其實是一個拖延方案。

  第二,英國政客妥協,最後接受現時達成的脫歐方案。不過暫時看可能性不大,因為北愛爾蘭的「擔保方案」太多英國人反對,議員為了選舉利益不願接受。但歐盟也借機分裂英國,不肯讓步再談。

  第三,再公投。高人分析,保守黨內部分裂,而且文翠珊本身都是脫歐派,所以保守黨不會再發動公投,怕再公投民意轉向留歐。但若工黨發起公投,獲得自民黨及其他少數黨派支持,有可能再進行公投,但目前形勢並不有利提出再公投。

  第四、硬脫歐。硬脫歐的可能性,已由黑天鵝變成灰犀牛,即是說,大家都看到有機會出現這災難,但大家都無力阻止,現在已無人敢排除這可能。

  高人認為英國脫歐慘局,是民主制度失效的明證,首先是公投制度被濫用,民眾在很不成熟的狀況下,公投決定了一些事情,但這決定涉及難以調和的利益,執行不了,最後就可能眼白白撞車。如今各方想救,但未知能否救得了。

「巴士的報」是一份網上報紙,讓網民隨時隨地拿着手機或平板電腦可以看到。www.bastillepost.com

wh.lo@bastillepost.com

盧永雄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