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士的點評——派或不派 從來都是問題

  正如莎士比亞名劇《哈姆雷特》當中的經典對白「To be, or not to be, that is the question.」《財政預算案》派錢或不派錢,從來都是關鍵問題。

  猶記得上一份《預算案》,政府沒有直接派錢,但由於庫房盈餘過千億元,受到很大公眾壓力,結果改為向受惠不夠的市民派夠四千元,令到家庭主婦或年輕人這兩大類原本在《預算案》中完全不受惠的階層,都得到四千元的甜頭。不過,由於不是人人派錢,結果仍被批評為計算很繁複,填表好麻煩。

  今次的《預算案》沒有直接派錢的安排,相信政府也曾經過一番掙扎。反對派錢的是「潔淨派」,不少政黨是如此,認為政府不應該無區別地派錢,他們對政府不直接派錢的做法,不會表達異議,只會在民間要求派錢的聲浪很大時,才會突然轉軚支持派錢。支持派錢的是「世俗派」,認為即使精英不支持派錢,但市民相當支持,派錢是人人開心的德政。

  結果是理性思維的「潔淨派」取勝,《預算案》沒有直接派錢。一八/一九年度的財政狀況的確不如對上一年度,雖然盈餘仍有五百八十七億元,但主要原因不是政府賺多了錢,而是意外地少花了錢。期內賣地收入一千一百五十九億元,較預算減少了五十一億元,主要是有兩幅土地流標;印花稅收入八百億元,較預算大幅少了二百億元,主要是物業及股票市場調整,成交減少所致,單是這兩項已不見了二百五十一億元。不過,政府在開支方面遠比預算少,原來預計會花五千三百七十七億元,結果少花三百一十九億元,主要是個別政策措施和工務工程支出減少了。所以政府不是賺到盤滿鉢滿那種狀況,對直接派錢的壓力沒有那麼大。

  《預算案》的大方向是要提升公共服務,支撐企業,利民紓困和投資未來。說得白一點,《預算案》四平八穩,有點沉悶,在醫療和關注老弱方面也有少許亮點。

  講到市民對公共政策的不滿,主要有兩大關注點。一個是因為土地房屋供應不足,令到樓價高企;另一個是隨着本地人口老化,公共醫療出現瓶頸。由於土地供應不是一時三刻可以改善得到,大家不會對《預算案》都不抱高期望,財爺撥出二十億作過渡性房屋,方向很對,但力度不足,撥四十億也未嫌多,任何可以縮短公屋輪候時間、可以幫助低下階層的方法,也要加大力度去做。

  《預算案》較吸引眼球的有一個方面,第一是醫療。財爺似乎也把精力集中在醫療方面,建議額外撥五十億添置設備,撥一百億作公營醫療穩定基金,撥七億經常開支去提高醫護人員的薪津。其實,醫療問題也是一個老大難的問題,最關鍵的問題不是錢,而是醫護人員不足,特別是醫生人手不夠。業界基於保護主義,強烈反對輸入外地醫生,這個瓶頸不能夠打破,醫療系統便很難大幅改善。財爺如今全力放水,可以稍稍安撫醫護人員的不滿情緒,起碼在加班時不至於「太㷫」。

  第二是社福設施。《預算案》建議撥款二百億元,購置六十個三千至四千方呎的空置單位,以供設立超過一百三十項社福設施,包括日間幼兒中心、長者中心等,預計約有八萬六千人受惠。如靠政府撥地興建,一來難覓地,二來要十年才可以落成,直接購入物業可快八年,大量增加服務名額,是一項德政。

  綜觀今次的《預算案》,雖無全民收錢的喜悅,也無太多讓人有眼前一亮的建議,然而在現時比較不穩定的外圍環境之下,財爺也算是盡了力去舒緩民生問題。

「巴士的報」是一份網上報紙,讓網民隨時隨地拿着手機或平板電腦可以看到。www.bastillepost.com

wh.lo@bastillepost.com

盧永雄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