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士的點評——中美貨幣協議不會是《廣場協議》了

        自從中美展開貿易談判,並傳出雙方談的六個協議中,其中一個是貨幣協議,令人擔憂中國重蹈一九八五年日本與美國簽訂《廣場協議》(The Plaza Accord)覆轍,日本在簽訂協議後,出現三十年的經濟蕭條。

  當時日本的處境與現在的中國很類似,製造業急速起飛,對美國的貿易順差愈來愈大。一九八五年,美國要求日本、法國、英國及德國五國,在紐約召開會議,商討貿易問題,結果簽訂《廣場協議》,五國聯手干預匯市,令美元兌其他四國的貨幣,特別是美元兌日圓大幅貶值。

  日本簽訂《廣場協議》後,為應對日圓升值帶來產品出口的困難,就積極刺激內需,方法是採取非常寬鬆的貨幣政策,帶來瘋狂的地產及股市泡沫,最後泡沫爆破,日本陷入失落的30年。到今天,日本的利率仍近乎零,通脹仍很低,未回到正常增長的狀況。

  這次人大政協兩會期間,中國人民銀行行長易綱在記者會上,被問及中美貿易談判中的匯率協議問題,他介紹剛結束的第七輪貿易談判,透露雙方確實就匯率問題進行了討論,主要包括四方面:第一,如何尊重對方貨幣當局在決定貨幣政策自主權;第二,雙方都應堅持市場決定匯率制度的原則;第三,雙方都應遵守歷次G20峰會承諾,包括不搞競爭性貶值,不將匯率用於競爭性目的,並就外匯市場保持密切溝通;第四,雙方都應按照國際貨幣基金會(IMF)的數據透明度標準來承諾披露數據等等。

  有朋友看完易綱的講法,就說許多內容都像是「阿媽係女人」,沒有透露任何重要訊息。我就認為剛剛相反,若最後的中美貨幣協議,不違反易綱講的四點範圍和原則,我們大可鬆一口氣,當年的廣場協議不會在中國身上重演了。

  從易綱講的四方面推敲,已可推出中美貿易談判的大約進程。首先,就第三點提及的競爭性貶值問題,美方指中國把人民幣匯價作競爭性貶值,壓低匯率爭取出口優勢,令美國出現巨額貿易逆差,美國因此要求人民幣保持現況甚至要升值。為確保中國遵守承諾,更要有執行機制,若人民幣貶值,美國就可向中國增加關稅以作懲罰,而中國不能有報復式的措施;假如這些「辣到極」的條款出現,就等於廣場協議重現,美國推升人民幣,中國將無力招架。

  不過中國對美國的回應在上述四點已透露,第一,不搞人為搞匯率競爭性貶值是雙方的,不只中國要承諾,美國也要承諾 ; 第二、中國有確定的貨幣政策自主權,不是美國要人民幣升值,中國就要聽令升值,這也是易鋼第一點所說,雙方都有貨幣自主權的原則。

  中國似乎不同意美國單方面的懲罰機制,但就承諾增加數據透明度,如中國如何以一籃子貨幣計算人民幣中間價,中間價計算公式等,都可增加透明度,容許與美方討論。

  易綱完全沒有提及懲罰機制,不知日後協議是否有這機制,但即使有懲罰機制,相信都是雙向性及寬鬆的。看過這四方面,可以知道中國不是那麼容易簽訂另一份《廣場協議》。

  此外,中國現在的內外環境,也跟八十年代的日本有很大的不同,中國的經濟增長動力,已由出口轉向內部市場消費,去年中美消費市場的規模已幾乎一樣大,但在1985年的日本,消費市場規模僅為美國的三分一,日本當時的零售市場規模小,消化產品的能力弱,也令日本對美國反牽制能力較小。換言之,若美國與中國反面,中國不進口美國貨,美國都大受衝擊。

  總的而言,從易綱提出的四點推敲,中美雙方的貨幣協議,將只是寬鬆而宏觀的協議。

「巴士的報」是一份網上報紙,讓網民隨時隨地拿着手機或平板電腦可以看到。www.bastillepost.com

wh.lo@bastillepost.com

盧永雄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