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士的點評——抱B容易管槍難

        紐西蘭基督城發生嚴重槍擊案,澳洲籍白人疑犯到兩座清真寺亂槍掃射,造成五十人死亡,另外五十人受傷。猶有甚者,槍手把槍擊過程在Facebook上直播,殺人就如打遊戲機一樣,極度恐怖。現今世界,有組織恐怖襲擊的威脅,已經不如獨狼式襲擊。在一些沒有槍械管制的國家,如美國和紐西蘭,往往傷亡最慘重。

  這些獨狼式恐襲,源於仇恨,與現時興起的白人主義、排外潮流很有關係。紐西蘭基督城槍擊案疑犯塔蘭特(Brenton Tarrant),上庭時還做出白人至上手勢,可見他不但肆無忌憚,亦毫無悔意。

  現今社會,白人至上的文化在多個國家生根萌芽,最具代表性的自然是美國總統特朗普,他上台執政之後大肆宣揚排斥其他種族的仇恨心理。法國的國民陣線右翼政客勒龐亦急速冒起,假以時日,亦有機會上台執政。

  過去,西方國家實行資本主義的民主制度,頌揚自由市場,亦歡迎外來移民,充滿種族共融的精神。但是,隨着西方資本主義國家的經濟發展到相當高度,社會資源被少數資本家所壟斷,民主制度被扭曲。民眾起來反抗,結果就讓兩種政客乘虛而入,一種是極右的保守主義者,特朗普就是其中一個典型;另一種就是年輕開明主義者,加拿大的小鮮肉總理杜魯多和紐西蘭三十七歲就當選女總理的阿德恩,就是這種政客的典型。杜魯多最主要的「政績」,就是讓大麻合法;而阿德恩的主要政見,是要墮胎非刑事化。

  這些年輕政客,最喜玩軟性宣傳。如果你上網搜尋阿德恩,關於她的新聞,講得最多的是她於去年六月誕下女嬰,生女變成她的「政績」,她經常帶着B女到紐西蘭國會、甚至聯合國開會,又在網上大肆宣傳,帶BB開會成為她的一個重要賣點。

  如果說極右政客的問題是鼓吹仇恨的話,這些小鮮肉領袖的問題就是無能,他們大多數是表面「威威水水」,但未見有管治國家的能力。

  如果排外仇恨是全球性的,不能輕易制止,紐西蘭起碼可以做些工夫,去管制槍械。基督城槍擊案的疑兇是澳洲人,但他在澳洲卻很難買到槍械,但在紐西蘭買槍卻很容易,連軍用級半自動步槍亦可以買到,成為這次大屠殺的主因。在紐西蘭,年滿十八歲就可以買槍,他們需要申請槍牌,但不像澳洲要登記槍枝。只要通過精神鑑定、有良民證,屬A級的人更可以購買軍用級的半自動步槍,這些步槍扳機一扣,就連射七發子彈,沒有這些半自動武器,恐襲也不會死那麼多人。紐西蘭領有槍牌的人有二十五萬,而全國槍支估計多達一百五十萬支,即每個有槍牌的人平均有六支槍,試問又怎麼能夠防止槍械濫用呢?

  紐西蘭於一九九四年四月發生亞瑟港槍擊案之後,雖然有三次修改槍械法例的機會,但由於利益團體的阻撓,未能禁止軍用級的半自動武器,也沒有要求警方加強監管槍支,便埋下重大傷亡的槍擊禍因。

  槍擊案發生之後,紐西蘭女總理把矛頭指向facebook容許槍手把殺人過程直播,這明顯是轉移注意的做法。如果她能夠管好國內的槍械,就可以防止了大型槍擊事件發生。然而,這類「威威水水」的政客,通常都會捨難取易。在西方世界,抱B容易管槍難。

「巴士的報」是一份網上報紙,讓網民隨時隨地拿着手機或平板電腦可以看到。www.bastillepost.com

wh.lo@bastillepost.com

盧永雄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