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士的點評——美國停加息 樓價又炒上

  美國聯儲局周三開會之後,暗示今年將不會加息,並會逐步減少收縮資產負債表的規模,到今年九月將完全停止(即是停止收水)。聯儲局在三個月前還預計今年會加息兩次,每次零點二五厘,但現在卻變成不會加息,當中相差了零點五厘的利息。聯儲局態度如此鴿派,令市場意外。聯儲局轉軚主要原因當然不是美國總統特朗普狂罵聯儲局主席鮑威爾加息拖慢美國經濟,而是鮑威爾真的覺得美國經濟前景不好,所以煞停加息步伐。

  在美國議息之前,由於港元多次跌向七點八五的弱方保證,金管局於月內五度入市接港元,令到銀行體系港幣結餘下降至六百四十七點五億元。金管局今年以來已累計承接超過一百一十五億的港元沽盤。

  有朋友問我,去年港元跌向弱方保證的時候,我顯得比較緊張,為甚麼這次好像沒有甚麼反應?其實,值得緊張的原因不純是因為港元跌向弱方保證,而是要睇港元下跌的原因和外圍環境之後,判斷市場風險是否很大。

  美國聯儲局自二○一五年底開始加息,至去年底,一共加了九次息,每次零點二五厘,一共加了二點二五厘。而香港只加過一次息,加了零點一二五厘,只是美國累計加息的「零頭的零頭」。港美息差愈拉愈闊,市場參與者會沽出港元買入美元套息,這是正常的市場運作機制。當港元兌美元跌到七點八五的弱方保證時,而金管局就要不斷接港元支持港元匯價,港元不斷減少,由於供求關係,銀行同業借錢的拆息就會上升,等於市場提高了利息。利息上升了,市場上沽港元買美元的套息活動又會減少,市場會自動達至平衡。

  所以,不是一見到美元兌港元跌至七點八五,就要很驚恐,真正叫人驚恐的狀況是港元資金大幅流走,尤其是在美元強勁的時候,資金會從整個亞太區流出,就比較恐怖。香港是自由市場,資金外流的速度可以很快,隨時可以在一天內流走幾百億元。一九九七年、一九九八年爆發亞洲金融風暴,就是因為當時的美國克林頓政府大幅削赤,令到美國財政收支平衡,美元持續走強,令到整個亞洲區貨幣下跌,資金源源不絕地流走,造成貨幣危機。

  去年中,美國加息浪潮方興未艾,美元走勢向上,當時估計去年還要加兩次息,今年要加三次息。由於市場對美息上升的預期很強, 美元偏強,亞洲貨幣走弱。雪上加霜的是,美國對中國發動貿易戰,人民幣急速下滑,無論這是中央刻意拉低人民幣也好,還是市場的正常反應也罷,人民幣兌美元朝向「七算」的關口進發,情況令人不寒而慄,究竟人民幣能否守得住,令人存疑。由於香港與內地息息相關,港元被視為人民幣的影子對沖,不能沽人民幣,就有人沽港元去對沖。可以說,香港去年暴露在雙重風險之下,既面對美元急升、亞幣下滑的風險,也要面對中美貿易戰、人民幣急插造成資金外流的風險。假若這些風險管理得不好,再爆發出一個金融風暴也毫不為奇。

  現時,香港銀行體系除了剩下的六百億元結餘之外,還有金管局發行的約一萬億元的外匯基金票據及債券去吸納市場的資產,理論上可以緩衝一下。當然,如果港元沽盤大量湧現,資金大幅流走,利息會快速扯上,追貼美息,仍會帶來金融危機。

  不過,如今情況不一樣,特別是聯儲局已宣佈今年不會再加息,壓住了美元向上的趨勢,港美息差不會再擴大。即使香港還有加息壓力,可能再加零點一二五厘已經可以止咳,影響有限。另外,中美貿易戰有和解跡象,人民幣匯價走強,已沒有了去年人民幣貶值的危機。

  如今香港反而要擔心的是,美國停止加息,香港利息向上的壓力大減,客觀效果會令資產價格上升,對股市及樓價都會有支持。港府搞了一年多的覓地,中短期都見不到有甚麼增加土地供應的良方,再者,政府過去在推出限制需求的方面的措施很「窒手」,樓價在去年下半年稍為回落,最近又回復向上的趨勢。特首林鄭終於也說見到樓價上升,感到憂慮。識得這樣說,固然是好事,但要解決,卻非易事。

「巴士的報」是一份網上報紙,讓網民隨時隨地拿着手機或平板電腦可以看到。www.bastillepost.com

wh.lo@bastillepost.com

盧永雄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