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士的點評——台灣牌與香港牌

  看到有「香港良心」之稱的陳方安生訪美,獲美國副總統彭斯親自接見的新聞,感慨良多。

  美國政府接見反對派人士的官員,都有一定級數。一般而言,香港這個小地方,反對派赴美游說,由負責東亞事務的助理國務卿接見,已經很夠格。美國今次出動到副總統這樣高級別的官員接見香港的反對派政客,是特殊的降格接見,當中必定有其原因。

  回看過去的十多年,美國出動總統或者副總統接見香港反對派的例子相當有限。例如在二○一四年五月,香港佔中前夕,美國副總統拜登接見了當時到訪的陳方安生和李柱銘,此舉顯示美國支持香港反對派搞佔中的態度。而再對上一次是在二○○○年,當時中國希望加入世貿組織,與美國談判得如火如荼的時候,當時的美國總統克林頓接見了李柱銘。

  正如美國目前很重視委內瑞拉,美國總統特朗普本周三就接見委內瑞拉反對派領袖瓜伊多的太太法比亞娜。由此可見,美國甚麼級別的官員在甚麼時候接見甚麼外國非官方人士,在在反映出美國有多大程度想借見面的姿態介入該國內政。

  我曾與中國外交官談過這個問題,他說,在美國眼中,香港是一張牌,通常在中美發生重大糾紛,特別是進行貿易談判的時候,美國就會打香港牌。其實,在中美牌局當中,香港牌並不是最重要的。但美國打出多一張香港牌,中國為了息事寧人,不想美國在香港的問題上搞事,通常願意作出多一點讓步。中國外交官感歎,香港人不知道自己在外交上的作用,每次美國的總統或者副總統見了香港的反對派、香港牌用完之後,都不會再見到美國繼續關心香港的問題。

  另外,我早年曾與泛民大佬談過相關問題,他說他雖然很反共,但永遠不會走去訪問美國,當然不是他的英語不行(就算完全不懂英語,也會有人做翻譯),他不去,是他不甘於被美國人利用。可惜的是,這位泛民大老已經過世,現時的反對派陣營,已沒有夠權威的人發出這樣的聲音。

  台灣亦如是,大家可能沒有留意,過去幾個月,美國軍艦頻繁地穿越台海或者南海,上周日就有美國軍艦穿越台海,這是今年以來第四次,九個月以來第六次。而搞笑位在於最近的四次美國軍艦穿越台海的時間,全都對應着中美貿易談判的敏感時刻。不是在談判剛開始之前,就是談判完結,但談得不順利的時候。上周日美國軍艦穿越台海,很明顯是對應着周四中美雙方在北京舉行的新一輪貿易談判。美國派出軍艦,很有顯示其「船堅炮利」的味道。美國這些小動作,等於是向中國表明,如果中美貿易談判「翻枱」,美國絕對會搞台灣和南海,中國將不會安寧。

  台灣的外交空間已經壓縮到芝麻一樣細,台灣的總統蔡英文卻經常出訪那些太平洋和中南美洲小國,樂此不疲。她現時又在外訪,還要過境美國夏威夷。美國准許蔡英文過境,很明顯是在打台灣牌,是在告訴中國,中美貿易談判談不攏,中國就要預備美國會接受台獨了。

  中美的貿易糾紛,很明顯是源於利益的衝突,並非源於甚麼政治理念的糾紛。無論台灣的民進黨政府抑或香港的反對派,如果自願成為別人的棋子、成為中美貿易談判的一張牌,這樣只會達成美國的目標,加深兩岸和中港的矛盾,讓中央覺得,台灣和香港自願被別人利用,來拆自己國家的台。

「巴士的報」是一份網上報紙,讓網民隨時隨地拿着手機或平板電腦可以看到。www.bastillepost.com

wh.lo@bastillepost.com

盧永雄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