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士的點評——勿小看特朗普連任機會 「奧弗頓之窗」正右移

  明年是選舉之年,不但台灣選總統,美國亦進行總統大選。猶記得四年前,特朗普競選總統之時,我與一位美國官員聊天,問起當時看似瘋狂右傾的候選人特朗普,如果當選美國總統,美國政策會有何改變?該官員當堂「O晒嘴」,顯然完全不相信特朗普會當選。事後證明,一個遠在太平洋彼岸的異地人,對黑天鵝的預感,比局內人更準確。

  明年美國大選又到,民主、共和兩黨初選亦即將展開。民調顯示,美國喜歡和討厭特朗普的人數各佔一半。討厭特朗普的人,當然不希望他能夠連任,不過,特朗普連任的機會,比這些人的想像中高得多。

  光看歷史數據,多數現任美國總統都可以連任。在任總統有很大優勢,既為人民熟悉,又有四年時間去運用政府資源推行政策,甚至拉抬經濟,推升股市去增加自己連任的機會。況且,特朗普對於選舉的小把戲,更優而為之。

  至於特朗普的政績,雖然去不到他自己給自己的評分A+這樣高,但客觀地看,他的確交到相當的功課。從稅改,到實施穆斯林旅遊禁令,為緩減止痛藥危機推動立法,促使盟國分擔更多的軍費,重新談判北美自由協定,也與中國進行貿易談判,逼令中國多買美國貨,更把美國駐以色列大使館從特拉維夫遷移到耶路撒冷,並承認以色列對戈蘭高地的主權,甚至那極富爭議的美墨圍牆,他亦以宣佈緊急法令的方式去硬建起來。他的選舉承諾,差不多一一兌現。

  當然,這位總統也有很多令人討厭的地方,是他經常使用一些惡劣言詞辱罵對手甚至盟友,例如特朗普的私人律師科恩認罪爆料,影響到特朗普,他就罵科恩是「老鼠」,罵人的口脗與黑幫大佬無異。

  更可怕的是他的右傾言行,例如在維珍尼亞州夏洛特維爾的新納粹主義和「3K黨」成員示威遊行,與反方抗議者爆發暴力衝突,造成三十二歲的律師和民權人士海耶爾死亡事件,特朗普其後舉行記者會,把極右派示威者和反對他的人都稱為「有體面的人」。據BBC的報道,現場有一名非裔攝影師,放下攝影機跑到記者席,連續高叫了兩次:「我該怎麼向我孩子解釋?」

  然而諷刺的是,在選舉當中,右傾不是特朗普的缺點,而是賣點。這裏可以用一個政治學理論:「奧弗頓之窗」已經右移,來解釋這個狀況。所謂「奧弗頓之窗」,是政治學家約瑟夫.奧弗頓(Joseph Overton)在二十世紀九十年代提出的政治理論,指的是大多數人心目中正常和體面的大概念,並非恆常不變,而是會隨著形勢的變化慢慢轉移。例如英國在一九八七年,只有兩成二的民眾同意政府加大社會福利開支,到二○○九年,金融海嘯爆發之後,民生困頓,支持政府增加福利開支的民眾大增至百分之四十三。美國亦經歷了同樣情況。

  特朗普雖然如此右傾,但他已經把「不正常的正常化了」。過去,很多人都覺得右傾觀念難以想像,而且極不正常,但如今人們已經習以為常。特朗普吹牛幾句、指鹿為馬,就把不正常的東西變成正常。不喜歡特朗普的人應該擔心,極右變成常態,特朗普能夠成功連任的機會,會比他們所想像的高。

「巴士的報」是一份網上報紙,讓網民隨時隨地拿着手機或平板電腦可以看到。www.bastillepost.com

wh.lo@bastillepost.com

盧永雄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