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士的點評——1977警廉風暴特赦揭秘

  特區政府提出修訂《逃犯條例》,觸發反對派和商界的反對,條例草案上周三交立法會,接着進入法案委員會審議的階段,獲建制派支持的議員謝偉俊出任有關法案委員會主席,但他卻主動提出折衷方案,話可以參考成立廉政公署時的做法,以劃線方式收窄逃犯移交的追溯期。建制派支持的委員會主席一開波不去硬撐修例,令人感到意外。

  一九七七年警廉衝突發生時,我雖然是十多歲的小朋友,但仍記憶猶新,當時看電視見到大批警員包圍位於和記大廈的廉政公署執行處辦公室,襲擊廉署人員,看到也覺心驚。後來當記者追問當時的局中人,更覺動魄驚心。

  警廉衝突遠因是廉署成立,而觸發廉署成立的是葛柏事件。葛柏如果至今未死,已經九十七歲,事發時他是皇家香港警察總警司。那些年社會貪污風氣盛行,警員收黑錢是公開的秘密。葛柏在一九五二年三十歲時由英國來港,加入香港警隊任職見習督察。那時英國人來香港這個殖民地做警察,很快就會升任警隊高層。葛柏多年來運用職權,大貪特貪,受賄逾四百三十萬(以今天物價計可能等如三、四億)。

  當時警察內部有反貪污部,葛柏貪得太厲害,終於東窗事發,他在一九七三年六月潛回祖家英國。由於英國沒有香港《防止賄賂條例》內「收入與官職不相稱」的罪名,沒有同等罪名,以致香港政府未能將葛柏引渡回港。他潛逃後輿論譁然,民間出現「反貪污、捉葛柏」社會運動。

  當時的港督是麥理浩爵士,在一九六七年暴動後,他在一九七一年被委派來港,是一個比較體察民情的港督,他都覺得貪污問題嚴重。葛柏潛逃後,麥理浩馬上在一九七三年六月緊急委任最高法院高級副按察司百里渠,就香港貪污問題提交報告;同年十月,麥理浩按百里渠的建議,在《施政報告》提出要成立一個獨立於警隊的反貪機構,促成「總督特派廉政專員公署」在翌年二月成立。

  廉政公署成立後,馬上部署緝拿葛柏歸案。葛柏終在一九七四年四月在英國家中被當地警方拘捕,並在九個月後在廉署人員押解下引渡返港,後來判監四年。服刑兩年多後,葛柏在七七年十月獲准提早出獄,並移居西班牙,隱姓埋名過其餘生。

  廉署繼續雷厲風行打貪,不少警官移民他國,警隊中人人自危,至一九七七年發生嚴重的警廉衝突。當年十月二十七日,數千名休班警及家屬集會,指控廉署迫害警員,到二十八日更有百多人包圍和記大廈的廉政公署執行處辦公室,衝入內部搗亂,襲擊廉署人員。

  當時情況有點失控,港督麥理浩終於在十一月五日晚發表「重要聲明」,宣佈「今後廉政公署對於有關在一九七七年一月一日之前所犯罪行之投訴或證據,在普通情況下將不予受理,惟那些經已被接見之人士、已被通緝之人士及現時不在香港之前任公務員則屬例外」,這就是所謂「有條件特赦」而非全面特赦。當時有不少人批評政府放生貪官,但事後看特赦收窄了打擊面,掃除了廉署後來的執法障礙。

  當時的行政局議員透露,麥理浩宣佈特赦前,原來並無召開行政局會議商討,只是由港督向英廷禀告就馬上拍板。可見事態的敏感和緊急,只能權宜處理。

  當年的「有條件特赦」,如今有無參考價值呢?

「巴士的報」是一份網上報紙,讓網民隨時隨地拿着手機或平板電腦可以看到。www.bastillepost.com

wh.lo@bastillepost.com

盧永雄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