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士的點評——一隻暖杯的故事

  這個世界,政客最喜歡做「政治正確」的事。最近又聽到政府內流傳一隻暖杯的故事。話說環保局到處叫人「走塑」,已經去到不用樽裝水、不用外賣杯的地步。但事情去得太盡,往往會出現反效果。

  首先是政府的文康設施的飲品機,去年頭開始不販賣樽裝水,結果出現一個奇怪的現象,市民買不到健康的樽裝水,只可以買到含糖份高的汽水。究竟是政府掛一漏萬,還是環保局惡過食衞局?就不得而知了。

  由於環保要「走塑」,政府高層就急急響應,以免被傳媒捉到他們叫市民「走塑」,但他們不走的「罪證」。從特首以降,到司長、局長,出外時一律不准飲樽裝水。很多高官一天要走很多場,局長不會自己拿著暖杯到處加水,唯有由助理代勞。有助理就歎道,女助理還好一些,通常帶著手袋,男助理就慘了,一般都沒有帶手提袋的習慣,唯有整天幫局長拿著暖杯。有些時候,就算有杯也未必加到水,只能叫局長忍住口渴。另外,局長不能飲樽裝水,助理也不可以,因為給人發現,一樣被罵。助理很難拿著兩隻暖杯,一隻自己的,一隻局長的,所以助理很多時口渴也沒水飲。

  這些表面上好像很簡單的要求,但執行起上來就「堅離地」,就如上次颱風「山竹」過後,政府高官空群而出去執樹。政府一聲令下,大家都要自帶飲水杯,但基本上解決不了飲水的問題,因為很多戶外場地無水,結果是官員偷偷地買了樽裝水飲用。

  限樽令之後,下一步就是限杯令,連外賣杯也不能用。有助理很「㷫」地說,如果政府立法,全面禁止使用外賣杯,對政府高官會比較公平。

  可能再下一步是局長出外,要自備餐具,不能讓人見到使用那些一次性的餐具。高官用餐後,當然不會自行清理用過的餐具,結果還是由助理去善後。如果有下一場活動,助理要預先準備幾套餐具,還是拿去清潔後再用呢?想起便叫人頭痛。

  這些政治正確的行為,都是政治包裝惹的禍。猶記得在回歸之初,首任特首董建華做了七年便「腳痛」下台,第二任特首「煲呔曾」上場,引入一些擅長搞包裝的政治化妝師,他們認為董伯伯除了政治不正確之外,也太蠢,不懂得玩政治化裝。若然懂得包裝的話,政府民望會大大提升,有利管治云云。不過,當時也有官場中人對此不以為然,認為這些政治化妝師無異於古代皇帝身邊的術士,捨正路而弗由,不去搞好施政,而只顧叫政府包裝自我美化。

  這又讓我聯想到貧窮兒童。星期日晚的香港電影金像獎頒獎典禮,其中一個環節是天王郭富城訪問了五名基層小朋友,講講他們住在劏房的苦況,郭富城問及他們日後的理想,有小男孩想成為做音樂家;有小女孩想成為醫生,說着說着,女孩不禁流下淚來。

  這個環節的意念很好,可以喚醒對基層的貧窮問題的關注。環節的尾段,講到這班小朋友原來從未入過戲院看電影,郭富城送給他們全年證可以免費看電影一年。可以看電影固然好,但住屋才是最關鍵的問題,五個小孩都是在百多呎的劏房居住,鏡頭所見,生活環境十分擠逼。如果能夠解決到貧窮基層的住屋問題,讓他們能夠搬去一些環境較寬敞、租金更低廉的公屋居住,相信可以解決到他們一半以上的問題,讓他們有較好的環境學習和成長。可惜政府為了政治正確,一下子扼殺了可以大量提高土地供應的方案,例如在生態價值不高的郊野公園邊陲地上興建房屋的計劃,就一筆抹煞了。

  政府在很多事情上都是口惠而實不至,用「貼膠布」的方式去解決問題,見到貧窮,就派些錢,卻長期讓貧窮家庭的子女在不足百呎的劏房中成長。政府高層不把精力放在核心問題上,卻把心思全放在如何搞包裝,例如不飲樽裝水,棄用外賣杯之上,只是捨本逐末。用內地的術語,就是所謂的「低級紅」的行為,不足為法。

「巴士的報」是一份網上報紙,讓網民隨時隨地拿着手機或平板電腦可以看到。www.bastillepost.com

wh.lo@bastillepost.com

盧永雄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