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士的點評——宋教仁與袁世凱的敗亡故事

  一百零七年前中國革命黨推翻滿清政府,建立中華民國,實行初生而且脆弱的民主制。當時百廢待興,中華民國選出袁世凱作為大總統,讓清朝皇帝和平遜位。初步穩住局面之後,就籌備議會選舉。

  中華民國第一屆正式選舉的議會也由參、眾兩院組成,大方向抄美國制,參議院議員主要來自二十二個行省,每省派出十人,另外,由學者組成的「中央學會」選出八人,再加上華僑選出的六人,組成參議院。眾議院按人口比例產生,每八十萬人選出一名眾議員,而每省最少有十名眾議員。當時的參眾兩院一共有八百名議員,被稱為八百羅漢。不過,由於民智未開,對選民資格設立交稅等嚴格限制,在當時四億人口中,據說只有四千二百九十三萬人在這次選舉投了票。

  在這個民主雛形選舉中,政黨發揮了很大的影響力。當時的國民黨革命家宋教仁,曾在首任國務總理唐紹儀內閣任農林總長,唐紹儀退位,他亦離職。宋教仁是理想主義者,政治能量極高。大總統袁世凱一直希望籠絡宋教仁,在宋教仁離職時給了他一本空白支票簿,讓他可以隨意使用,但為宋教仁拒絕。

  宋教仁一直倡導責任內閣制,想限制袁世凱的總統權力。他在一九一二年八月把同盟會改組成國民黨,在國民黨成立大會上,原想推舉孫中山作為主席,但為孫中山所婉拒,而宋教仁則當選為理事長。國會隨即進行選舉,正如歷史學家唐德綱所言,袁世凱這類古典政客,善於抓權、抓錢、抓軍隊。但宋教仁這種新政客,卻長於組織政黨、爭取選民、控制議會。結果國民黨在兩院選舉中大獲全勝,在八百個議席當中,奪得三百九十二席位,成為第一大黨。宋教仁有望組織一個清一色由國民黨人組成的政黨內閣,由他出任總理。

  宋教仁到各地巡迴演講,歡迎會都是人山人海。他在國民黨湖北支部演講的時候,竟然赤裸裸地批評袁世凱政府「自掘墳墓、自取滅亡」,並說,「到了那個地步,我們起來革命」云云。宋教仁鼓吹「第二次革命」的言行,自然大招袁世凱之忌,結果觸發民國初期違反法制的兩大錯事。

  第一、 宋教仁遇刺。當時三十一歲的宋教仁年少氣盛,心比天高,自命不凡,犯上很多政客在選舉中得勝後志得意滿的通病。一九一三年三月二十日,在國會召開前夕,宋教仁和部份國會議員同行北上,步入上海車站時,即遭預伏殺手狙擊,腰部中彈,子彈斜入腹部,宋教仁在兩日後身亡,國民黨人深信是袁世凱指使人落毒手。宋教仁這個革命志士,躲過起義的血雨腥風,卻躲不過民主盛世的權力傾軋。袁世凱要玩共和遊戲,但又不接受議會選舉失敗的現實,以違法手段了結對手,破壞法治,莫過於斯。

  第二、 討袁之役。宋教仁遇刺,孫中山為首的革命派群情洶湧,就繼辛亥革命後,發動反對袁世凱的武裝鬥爭,稱為「二次革命」。一時間江西、江蘇、安徽、上海、廣東等地宣佈脫離北洋政府獨立。但講武力,當時的革命派根本不是袁世凱的對手,最後北洋軍全面擊潰革命軍,事件告一段落。袁世凱違法在前,革命派搞武裝鬥爭違法在後,革命派沒有清楚盤算形勢,難免失敗告終。而中國的共和政體,一開始就走上歪路,從沒有開花結果。

  一百零七年前的教訓,如今歷歷在目。初生的民主制最需要法治保護,離開法治就要以流血告終。很多人批評中國現時的法治仍是半桶水,但有半桶水,總好過無水。我們希望中國由半桶水變成一桶水,香港哪能帶頭先把自己那半桶水倒掉呢?破壞法治,就是民主制的罪人,並不是甚麼英雄。

「巴士的報」是一份網上報紙,讓網民隨時隨地拿着手機或平板電腦可以看到。www.bastillepost.com

wh.lo@bastillepost.com

盧永雄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