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士的點評——拉布歪風不可重燃

  最近,立法會審議《逃犯條例(修訂)草案》委員會開了兩次會,也選不出主席,非常離奇。整件事源於按立法會議事規則,召開法案委員會,先由委員會內最資深的議員主持會議,選出委員會主席。逃犯條例法案委員會內,最資深的議員是民主黨的涂謹申,於是由他主持會議。反對派空群反對修訂《逃犯條例》的立場眾所周知,他們在會議中提出大量規程問題,質疑這樣,質疑那樣,令到會議始終未能進入選舉主席的程序。

  或許因為建制派對修訂《逃犯條例》的立場也非一致,所以在過去的兩星期,都未有採取行動。近日內務委員會主席、民建聯的李慧琼說,應該要在星期六召開特別的內會,由內會向逃犯條例法案委員會作出指引,改由建制派最資深的議員石禮謙主持會議。

  事件再惹起爭論,涂謹申於五月一日出席電台節目時表示,如果立法會這樣做的話,就有人會提出司法覆核,質疑立法會的決定。坊間盛傳將會成為逃犯條例法案委員會主席的立法會議員謝偉俊,打電話到電台當場與涂謹申「駁火」,說「俾埋律         師費你涂謹申去打官司」,言下之意是司法覆核不會成功。

  社會大眾或許會對這些議員無日無之的爭拗,覺得厭煩。撥開當中的迷霧,涂謹申作為委員會主持人,他的主要職務是協助委員會選出主席和副主席,然後把主持會議的工作交給主席,就算完成任務。這樣簡單的工作,一般情況只需十五分鐘就可以完成,但涂謹申卻連續主持了兩次會議,也選不出主席,主要因為涂容許反對派議員不斷地提出規程問題爭拗。

  造成這樣的結果,只能有兩個可能性,第一是涂謹申有偏見,第二就是他無能。反對派一直以來反對《逃犯條例》的修訂,而涂謹申所屬的民主黨,更因此叫特首林鄭下台。涂謹申對修訂草案有偏見,不想立法會順利審議條例,就縱容反對派拉布,這個可能性非常高。

  退一萬步說,涂謹申沒有偏見,想公正無私地主持會議,但開了兩次會議也不能完成簡單的選主席任務,就足證他相當無能了。無論他是有偏見抑或無能,都不適合再主持會議,否則會議可以無休止地拉布下去,拉到七月中立法會會期結束,仍然選不出主席。在這種議會失效的情況下,內務委員會干預也十分正常。

  就司法覆核問題,香港的司法機關和立法機關是兩個獨立機構,司法機關極少干預立法會的決定,要法庭同意就立法會的決定進行司法覆核,成功機會非常渺茫,這也是謝偉俊說願意「俾埋錢涂謹申去打官司」的原因。所以司法覆核之說只是靠嚇。

  拉闊一點看,特首林鄭早前提過,本年度立法會的工作並不順暢,她亦沒有足夠政治能量解決行政與立法關係問題。反對派不斷「拉布」,她提出三件事,第一是《逃犯條例》法案委員會主席都選不到;第二是立法會大會審議預算案撥款時,又再出現因反對派點算人數而流會,幸好議事規則修訂後,立法會主席可馬上再召開會議,否則預算案整個撥款條例的通過便會延誤。第三是立法會工務小組委員會的問題,至今立法會財務委員會批准的新工務新工程只有八十八億元,相對於政府準備尋求批准的一千七百億元工程,只佔5%。

  反對派又再拉布,證明本屆政府上任以來提出的所謂「大和解」,實質上已經破了產。由於政府想與反對派和解,不斷地向其釋出政策利益,例如大筆教育撥款,但反對派利益照食,對政策照反對,連拉布也未有停過。政府和立法會也別無選擇,為了大局,只能剪布。

「巴士的報」是一份網上報紙,讓網民隨時隨地拿着手機或平板電腦可以看到。www.bastillepost.com

wh.lo@bastillepost.com

盧永雄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