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士的點評——論持久戰

  美國果真對二千億美元的中國貨品加徵百分之二十五的關稅,美國總統特朗普說他收到習主席的一封「美麗的信件」,又話仍然有機會在本周內達成協議。不過,他又補充,說加關稅是很好的選擇,更聲言正在開始草擬對三千二百五十億美元其他中國輸美貨品同時加徵百分之二十五的關稅。

  特朗普的語言花招太多,耳聽不真,眼見為實。他已對二千億美元的中國貨品加徵關稅,我們不但不應過份樂觀地估計,中美很快會有協議,相反,要預備情勢繼續惡化。

  從特朗普的角度,明年十一月才進行總統選舉,如今美股仍近高位,現在達成協議,股市再炒一浸,今年升得太高,到明年隨時爆煲,形勢大大不妙。倒不如現在先和中國打一仗,讓股市高位回落,過幾個月再和中國跳舞,到今年底明年初才有協議,美股明年再炒一轉,就可以炒到大選了。

  中國面對特朗普這個對手,不能太一廂情願。這令我想起毛澤東的名著《論持久戰》。我眼中的毛澤東有兩個,一個是一九四九年前的老毛,另一個是一九四九年以後的老毛。四十九年前的老毛功多,四十九年後的老毛過大。無論如何,講到搞革命、行軍打仗,老毛的確是專家,他對戰爭的分析,很有參考價值。

  一九三七年,發生七七事變,日軍開始侵華,毛澤東在一九三八年五月延安一個戰爭研討會上,發表長篇講話,題為《論持久戰》,是關於中國抗日戰爭的政治軍事的基本方針。當時,國民黨內對抗日戰爭有兩個極端看法,一個是「中國必亡論」,另一個是「中國速勝論」。毛澤東這篇《論持久戰》,就要反駁這兩種理論。他認為中國會速勝,是根本忽視了日本強、中國弱的現實,完全沒有客觀基礎;至於另一個極端,說中國必亡,是看不到中國抗日的韌性。他提出要用持久戰的策略,長期與日本對抗,爭取最終勝利。

  中美之間的對抗,宏觀上是一場持久戰,是未來幾十年的鬥爭。中國的經濟總量已增長到美國的六成水平以上,也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挑戰到美國霸權地位,美國便使用種種方法去壓制中國,包括外交上的、經濟上的,以至軍事上的。兩強相遇,產生摩擦,這是歷史發展的必然。至於特朗普,一個貌似莾撞,實則奸險的美國領導人的出現,則是歷史的偶然。特朗普把中美的摩擦,用一種很戲劇化的方式呈現出來,但沒有改變矛盾的本質。

  從微觀上看中美貿易戰,它維持的時間也可能比想像中長。特朗普話「可能在本周內達成協議」的說話,我暫信一成。

  特朗普大加關稅,用刀架在中國頸上,如習主席全面接受特朗普的「城下之盟」,就有機會在一個星期內達成協議,否則大家還是要先打一仗,你出刀,我也要亮劍了。

  老毛的《論持久戰》,說穿了是一種戰略思想準備,要充份明白敵強我弱的現實,不要發夢以為好快會打垮敵人,反而要預備曠日持久的戰爭,「深挖洞,廣積糧」,慢慢和敵人耗下去。

  中國是專制政體,美國是民主政制,打起仗上來,專制政體忍痛力強,比較優勝。明年十一月是美國總統大選,耗下去中美經濟兩敗俱傷,特朗普就不能連任,所以明年十一月是美方的死線。中國的基本策略,就是不做超越底線的讓步,睇死特朗普最遲去到明年中就要和中國達成協議,挺高經濟和股市為大選造勢。時間一拖,美國急,中國不急。

  目前的一關最難捱,未來中國應該會力挺經濟,嚴防資金外流,捱過美國人為我們製造的嚴冬。

「巴士的報」是一份網上報紙,讓網民隨時隨地拿着手機或平板電腦可以看到。www.bastillepost.com

wh.lo@bastillepost.com

盧永雄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