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士的點評——真假委會主席橋段似曾相識

  立法會逃犯條犯法案委員會打了兩天架之後,陷入一個難以開會的局面,會議主持石禮謙唯有向立法會內務委員會報告,叫內會再作指示。

  我嘗試找一些升斗市民,了解他們對這些事情的看法,民意相當有趣:第一,市民不大關心逃犯條例,認為事不關己。大多數市民並不認為修訂逃犯條例會影響到他們,沒有甚麼人會到內地會賄賂高官,或者犯上甚麼嚴重罪行,並不擔心自己被移交。

  第二,覺得立法會連番武鬥,相當厭煩,香港的議會已經台灣化,十多二十年前,台灣議會經常打架的場面,經常在電視熒幕出現,香港人印象深刻。

  很多市民的結論只有兩個字:好煩。

  這個非常麻煩的亂局,是反對派「成功」製造出來的。政府把逃犯條例修訂草案交到立法會,按正常的程序,立法會先進行法案委員會審議階段,對草案的文本詳細討論,若有問題先建議政府修訂,然後再交立法會大會討論表決。

  按立法會的傳統,會由法案委員會最資深的議員主持會議,選出主席。逃犯條例法案委員會最資深的議員是民主黨的涂謹申,他主持了兩次會議,但就任由反對派議員提出規程問題來拉布,本應十五分鐘可以做好的事情,開了兩次會議也選不到主席,意圖一直拖落去。

  結果立法會內務委員會就作出指示,改由建制派最資深的議員石禮謙主持會議,雖然內會經過多數贊成表決,但反對派不接受這個結果,就自行開「法案委員會」,自行選出涂謹申作為「委員會」的主席。雖然這個反對派召開的「委員會」的會議並不合法,但他們就當正有效。到上周六正宗的法案委員會開會時,這個假委員會就提早十五分鐘在同一個會議室開會,反對派更派出大批議員阻止正宗的法案委員會主持人石禮謙入場,結果就演變出連番武鬥,反對派范國威和朱凱廸多次飛身撲向保護石禮謙的人群頭上,最後范國威飛撲時跌了落地,自稱受傷送院,更上演一場「賊喊捉賊」的好戲,話被人暴力對待,還要去報警。

  從用假委員會去取代真委員會,都擾亂議會飛身壓人的議員反而去報警話被人打,這種以假亂真,混淆視聽的行為,這些情節有否似曾相識呢?在委內瑞拉,總統馬杜羅由於得罪美國,美國欲換之而後快,委內瑞拉的議長瓜伊多就乘時而起,指控馬杜羅操控大選,治國無方,就在數萬名支持者的擁護之下,自己宣佈成為「代理總統」。瓜伊多這個冒牌總統,竟然得到美國支持,美國甚至驅逐委內瑞拉政府駐美國大使館的人員,然後想讓瓜伊多安排大使駐美,劇情荒謬到搞笑的地步。說不定香港的反對派,從委內瑞拉的亂局得到了靈感。

  我忽發奇想,涂謹申既然可以「自選自任」逃犯條例法案委員會「主席」,做得那麼成功,或許有一天,他可以自己宣佈出任特首。由於中美貿易戰愈演愈烈,說不定委內瑞拉的局面,可以在香港重演,美國承認他做特首,也未可知。

  想到這個笑話,不由得出一身冷汗,若香港出現委內瑞拉的局面,認真唔知點算,想到這裏,反而覺得慶幸有阿爺主持大局,香港亂極都有個譜也。

「巴士的報」是一份網上報紙,讓網民隨時隨地拿着手機或平板電腦可以看到。www.bastillepost.com

wh.lo@bastillepost.com

盧永雄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