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士的點評——中國在貿易談判中的反制核彈

  美國總統特朗普顯然有點急,加徵了二千億美元中國貨品關稅之後,又馬上以國家進入緊急狀態為由,指令美國公司不可以購買華為產品,加大力度向中國施壓。而中國除了向六百億美元美國貨品加徵關稅報復之外,暫時未有重磅的招數還擊。

  美國媒體羅列了多種中國可能作出的反制手段,從仿效美國禁止購買部份美國公司產品,發動國人的愛國情緒去抵制美國貨,到沽出美債等等。在上述這些反制的手段當中,沽出美債是核彈級的手段。

  據最近的數字顯示,中國在三月減持了二百零五億美元的美國國債,中國的美國國債的持有量已降低至一點一二萬億美元。雖然事情在三月發生,外界仍然認為是中美貿易糾紛的結果。把時間拉長一點看,從去年四月至今年三月的十二個月內,中國共計減少了六百七十二億美元的美國國債,減幅百分之五點二,相對於二○一二年中國持有美國國債的高峰期,至今已減少了二千億美元。當年,中國持有美國國債百分之十二,現時已大幅下降至只有百分之七。

  特朗普經常把對中國貿易逆差四千一百九十二億美元(二○一八年),說是成被中國掠奪了美國五千億美元。事實上,這四千一百九十二億美元是美國購買中國貨品所付出的錢,不存在「搶」的概念。我去街市買了二十元的菜,不會說菜販搶了我二十元。尤有甚者,原來我買菜的二十元,是那菜販借給我們的,怎麼敢膽說那菜販搶我的錢?

  美國大量購買中國貨,歸根結柢,是美國政府和美國人民都「使大了」,美國政府出現巨大的財政赤字,便發行債券借錢。中國對美貿易出現順差,就把賺來的外匯,主要用於購買美國國債。換言之,中國借錢給美國人買中國貨。當然,美元是全球最流通的硬貨幣,而購買美國國債亦被認為是最穩健的投資,因為沒有人會質疑美國的償付能力。再者,現時日本和歐洲仍在進行量化寬鬆,仍在大印鈔票,而美國早已停止量寬,並開始加息,令到美國國債的息率遠高過其他發達經濟體,以十年的國債為例,德國十年期國債息為零點一零一厘;日本十年期國債息為零點零六四厘;英國十年期國債為一點零七四厘,而美國十年期國國債息卻高達二點四零五厘。

  中美之間這筆帳,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已經有點計不清。中國賣很多貨給美國,同時借出很多錢給美國買中國的貨品,這等於一個互相依存的關係。到今天,特朗普突然說對中國的貿易逆差等如掠奪,卻不見他說美國向中國借了那麼多錢是美國掠奪了中國的資產。特朗普斷章取義地挑出一個數字作為說詞,向中國施壓,要在談判桌上爭取最大利益,中國不肯就範,談判便破裂了。

  如果中美貿易糾紛繼續升溫,到最後美國不能阻止中國大量沽售手上的美國國債。中國大幅沽售美國國債,後果就是債價下跌,債息上升。瑞銀(UBS)此前曾估計,中國若有序地沽售美國十年期國債,利息會上升零點四厘;但我相信如果中國急速沽售美國國債的話,將帶來一場債災,令到利息急升。

  不過,沽售美國國債是核彈級手段,傷人也會傷己。美國利息急升,會觸發金融風暴,中國也會受到衝擊。對中國而言,利息上升會令到債券價格下跌,本金受損。而轉買利息較低的其他國家的國債,也會損失投資收益。這是一個兩敗俱傷的做法。

  在這個「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全球化時代,特朗普以為只要大力向對手施壓,便可以全贏,這樣的作為,相信只有美國中南部的農夫,才會認同。

「巴士的報」是一份網上報紙,讓網民隨時隨地拿着手機或平板電腦可以看到。www.bastillepost.com

wh.lo@bastillepost.com

盧永雄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