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士的點評——送到蓬佩奧手上的「逃犯例禮物包」

  香港的逃犯條例修訂,搞得沸沸揚揚。立法會的法案委員會始終開不成會,政府唯有直接把法案交立法會大會審議。究竟逃犯條例是否洪水猛獸,又為何變成了國際議題?

  反對派把逃犯條例說成內地可以把所有香港人送返大陸的利器,但只要稍為分析一下,就知道反對派的講法,與事實相差了十萬八千里。整件事情的起源可遠溯至一九九七年,港英政府在政權移交之前,把法律本地化,當中就包括了逃犯引渡的法律安排。不過,由於英國及中國未有引渡協議,便只處理和英國有協議的國家,但提到可以使用當時修訂的逃犯條例,作為將來和包括中國在內的那些與香港沒有協議地區的移交逃犯藍本。

  但回歸後香港政府事務繁多,很多並非緊急但有一定敏感性的法律,例如逃犯條例的修訂,都被拖延下去。直至港人陳同佳在台灣涉嫌殺害女友逃回香港,但香港台灣沒有引渡協議,移交逃犯的問題才再受注意。

  政府因而提出修例,主要有兩重目的,第一是解決陳同佳案,第二是解決這個懸而未決的移交逃犯問題。就第一重的目的,由於政府只能夠控告陳同佳較輕的罪名,而他已被拘禁了一段日子,很快就會釋放,因此政府有一個緊急的立法需要。

  多方面的訊息都顯示,主要是特區政府為了解決本地的問題而主動提出修法,內地只是樂觀其成而已,事情並非「阿爺落單」。不過,修例草案提出之後,反對派不斷將其政治化。固然,香港商界對草案也有點憂慮,因為有不少曾在內地經商的人做過一些踩界事情,害怕內地追究,因此也有部份商界人士反對政府修例。政府後來再進一步讓步,除了收窄移交罪行範圍外,亦規定判刑三年以下的罪行,也不會移交,基本上釋除了公眾的大部份憂慮

  雖然如此,反對派還是不斷把事件政治化甚至國際化。究竟反對派是真的擔憂內地會借逃犯條例要求港府拘捕和遣返他們,還是因為今年十一月有區議會選舉和明年九月有立法會選舉,想借反對逃犯條例重振聲威?如果是前者的「真擔憂」,香港的反對派人物多數不能回內地,根本沒有在內地犯罪,內地根本不能要求移交,這就是國務院港澳辦主任張曉明講的「港人港罪港審」原則,內地根本不能要求移交。再者移交逃犯須獲得本地法庭的批准,大家看法庭判決佔領香港主要街道達七十九天的主謀也只是十六個月監禁,甚至緩刑,我就不相信香港法庭會把政治犯移交內地。

  如果是後者,反對派就是「真玩嘢」,他們的行為很易理解,除了在本地散播恐懼外,還不斷走到美國游說,這就相當符合劇本。反對派最近去美國見了美國國務卿蓬佩奧。蓬佩奧以反中聞名,他到處抹黑「中國製造二○二五」和「一帶一路」,美國這樣一名政府高層,居然肯撥出十五分鐘會見香港這些在他眼中微不足道的地區政客,理由只有一個,這是送上門的禮物包,一件可以攻擊中國的武器,特別是中美正在大打貿易戰之際,實是上天的恩賜。

  在中美貿易戰打得如火如荼的環境下,反對派投向美國,中央只能夠將大門關上,力撐特區政府推動通過逃犯條例。或許最後情況就如當天反對派全力反對高鐵一地兩檢那樣,他們曾拍片話喪屍公安會走出高鐵站拉人,但一地兩檢實施後,結果卻風平浪靜。

「巴士的報」是一份網上報紙,讓網民隨時隨地拿着手機或平板電腦可以看到。www.bastillepost.com

wh.lo@bastillepost.com

盧永雄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