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士的點評——任正非的君子劍

  華為創辦人任正非,為了回應美國對華為的制裁,最近接受了一連串中外媒體訪問。他提到支持華為不一定要買華為手機,他甚至自爆女兒愛用蘋果手機,而不用華為的產品。他又說北京不太可能對蘋果公司採取報復行動,但假若真的有這種行動,他會第一個出來反對。任正非這些講法,在海外大獲好評,在中國亦甚受知識份子讚賞,認為他沒有煽動民族主義情緒去支持華為。

  看任正非的訪問,可以學到很多東西。他在華為面對重大危機的時候,使出的是一種君子劍的套路——內斂而謙遜,比小說中的君子劍主人楊過更自我克制。任正非這個形象,對西方有很大的親和力,一定程度穩定了長期暴露在反華為宣傳的歐洲用戶的情緒。任正非很聰明,他知道現時不是煽動民族主義的時候。

  不過,任正非謙遜之餘,講到華為方面卻並不示弱,他說,「我不知道美國的動機是甚麼,華為暫時不做美國市場也沒關係,因為沒有美國市場,我們還是世界第一。我還是喜歡做好一點,一門心思往前走。」任正非表示在未來五年會投入一千億美元的研發經費,要在車聯網、人工智能和邊緣計算三大領域找到突破點,令華為成為資訊科技產業的世界第一。

  任正非使出君子劍的招式,同時展現不卑不亢的態度,深受西方網民好評。有網民甚至留言,「幸好有特朗普封殺華為,大家才會見到華為正在做甚麼,聽到任正非在說些甚麼,讓大家學習得到危機處理的方法。」

  究竟任正非如何處理危機呢?其實,早於二〇〇〇年,任正非已經做了一次示範表演。他在《華為人》報上發表了一篇名為《華為的冬天》的署名長文,那時正值互聯網第一波爆發,電訊行業高歌猛進,也是華為發展的第一個高峰,華為銷售當年達到二百二十億元人民幣,利潤二十九億元人民幣,位居中國電子百強首位,還超越了國外巨頭的增長速度。然而,任正非當時卻預告:「凜冬將至,誰有棉衣,誰就活下來了。」他看到了電訊科技業的寒風,寫下這篇後來轟動業界的文章。提到做企業要 「向死而生」,希望華為人能夠把危機意識融入血液和基因之中。

  他甚至坐言起行,把當年公司最賺錢的電源部門安聖電氣以七點五億美元賣給了美國艾默生(Emerson)公司,提前準備出了一件「過冬小棉襖」。其後互聯網泡沫爆破,觸發了全球經濟危機,寬頻發展又帶動了IT行業的轉型,華為亦遭到巨大的困難,業績大幅下滑,要調整架構、收縮業務去度過寒冬。但全靠任正非早有準備,華為最後能夠破繭成蝶。到二〇一八年,華為全球收入首次超過一千億美元水準,達到一千零七十億美元(七千二百一十二億元人民幣),純利五百九十三億元人民幣,同比增長百分之二十五!現時,華為服務着全球超過四成的人口,業務遍佈全球一百七十多個國家和地區。

  任正非不但有預知危險的能力,亦積極部署以應對寒冬。

  今天美國要全面封殺華為,大家才驀然發現華為早已設立了一個部門 「2012實驗室」,這名字的靈感來自電影《2012》。任正非看完這套電影之後,認為華為也要建造一艘「羅亞方舟」。「2012實驗室」成為華為的研發主體,而海思半導體生產的晶片,就是這個構思下的產物。

  任正非預計晶片供應會給美國切斷的一天,他對海思的總裁何庭波說,「我給你每年四億美元的研發經費和二萬員工」,何庭波當時真的嚇壞了。任正非果然言出必行,因為他認為「關鍵技術一定要自行站立起來,適當減少對美國的依賴。」華為要造高精晶片,要造操作系統,就是這個道理。熟悉華為的人,對海思應該不會陌生。華為的麒麟晶片、服務器晶片鯤鵬系列、基站晶片、基帶晶片、AI晶片,安防心片等等,都是海思的產品。

  要預視危機,需要有很高的前瞻性,華為要做世界第一,已預計到一定會被美國封殺,很早已安排了極限生存的條件,才能輕鬆地使出君子劍。如果你手軟腳軟,卻去學人舞君子劍,不但不能打低對手,最後只會在掌聲中死掉。

「巴士的報」是一份網上報紙,讓網民隨時隨地拿着手機或平板電腦可以看到。www.bastillepost.com

wh.lo@bastillepost.com

盧永雄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