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士的點評——美翻炒舊劇本,隨時害死香港

  中美貿易戰愈打愈烈,前大摩策略師、現任耶魯大學高級研究員羅奇(Stephen Roach)分析中美貿易戰的狀況,話極似一九八○年代美日簽訂《廣場協議》前後。羅奇斷言,美國今次未必會贏。

  羅奇說,一九八五年九月美日等多國簽署《廣場協議》之時,當時的美國總統列根說,「當政府容許假冒或複製美國產品,就是偷竊我們的未來,這再不是自由貿易。」那時日本是美國經濟的最大威脅,美國同樣指控日本盜竊美國的知識產權,令美國面對極大貿易赤字。羅奇指如今美國對中國的指控類同,但真正的問題並非外國的威脅,而是美國人習慣「使大咗」,儲蓄減少,便造成經常帳赤字和貿易赤字。三十年前美國資金流向日本,三十年後流向中國。

  羅奇指出,列根開始主政時,美國國民淨儲蓄率為百分之七點八,國際收支的經常帳當時還是平衡的,由於列根大幅減稅,兩年半之後,美國國民淨儲蓄率下跌至百分之三點七。減稅令到政府收入減少,出現財政赤字,而美國人手上的錢多了,大量購買外國貨,便出現經常帳赤字及貿易赤字。美國口中的「他國問題」,其實是自己一手造成的,但列根不認為是自己問題,卻歸咎日本,而當時日本佔美國總貿赤四成二。

  二○一七年一月特朗普上台的時候,美國國民淨儲蓄率只有百分之三,不及列根上任之初的百分之七點八的一半。特朗普也仿效其共和黨前輩列根那樣大刀闊斧減稅,到二○一八年底,美國國民淨儲蓄率跌至百分之二點八,聯邦財政赤字大增,國際收支的經常帳赤字佔GDP百分之二點六,貿赤佔GDP百分之四點五。美國又要找敵人,今次找到了中國。

  表面看,二○一八年中國佔美國總貿赤的四成八,較一九八○年代日本的四成二還要高,但當年未有全球化供應鏈,與現在情況不同。據經合組織及世貿組織的數據顯示,部份產品在他國生產,只是在中國組裝,如今也算成是中國製造的產品,如果扣除這部份的產品,中國其實只佔美國總貿赤的三成半至四成,較當年的日本為低。

  羅奇的結論是,美國本身有「使大咗」的問題,即使打壓中國,根本解決不到問題。美國迫不到中國如當年日本那樣大幅調高人民幣匯價,去減低中國的出口競爭力。特朗普便向中國加徵關稅,這只會令到美國消費者由購買中國貨轉去購買其他國家的貨品,令到代價更高,效果等於向美國消費者加稅。羅奇認為美國「翻拍這部舊電影」,非常令人不安,而這次電影的結局可能並不相同。

  香港有很多人仍然在大玩政治,沒有注意到中美貿易戰帶來的危機。香港經濟正在急速轉壞,今年首季GDP增長只有百分之零點五,係近十年最差,去年第四季GDP按年增長百分之一點二,本來已經大幅放緩,今年第一季進一步下滑。第二季中美貿易戰開打,美國對中國貨品大幅加徵關稅,預計會對香港第二季經濟造成很大壓力。現時零售業已率先感受到壓力,以酒樓為例,受到中美貿易戰和人民幣匯價下跌影響,令到遊客消費減少,生意下跌了二至四成。但在生意減少的同時,經營成本卻猛增。樓價升勢還未停止,反映樓價的中原城市領先指數本周按周再升百分之零點四,創歷史新高。香港正出現一個典型的滯脹狀況,即經濟增長停滯,但成本卻不斷膨脹。

  特朗普舊戲翻拍,但卻遇上中國這個強硬對手,不像日本那麼容易屈服。國家主席習近平聲言會用新長征精神去長期作戰,恐怕貿易戰衝擊會一波波地殺到,我們要做好過冬的準備。

「巴士的報」是一份網上報紙,讓網民隨時隨地拿着手機或平板電腦可以看到。www.bastillepost.com

wh.lo@bastillepost.com

盧永雄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