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士的點評——怎樣才可擊敗特朗普「雙輸策略」?

  美股周二急升五百一十二點,皆因美國聯儲局主席鮑威爾暗示必要時會減息。美國減息對美國是好消息,但對中國及香港就不一定了。

  彭博社高級編輯和英國《金融時報》前首席評論員約翰‧奧瑟斯(John Authers)說,有兩個組織對美國金融市場的影響力大過白宮,它們就是聯儲局和中國共產黨,特朗普不能夠直接控制他們任何一個。如今聯儲局的政策轉向對特朗普有利,這對中美貿易戰來說,並不是好消息,特朗普有更多彈藥和中國開戰。

  特朗普的行事方式已異常清晰,他和中國開打貿易戰,如果對美股無甚影響,特朗普就會強硬下去。五月五日,特朗普宣佈對二千億美元的中國貨品加徵25%關稅,當時中國仍未有對策,美股翌日只跌了0.5%,到五月十三日,中國宣佈反制措施,美股下跌2.4%,一周之後,特朗普便說中美貿易談判即將恢復,財長努欽訪問北京,美股上漲1.7%。當然,努欽的北京訪問,結果並無實現。

  中國在這場中美貿易戰開始之初,一直奉行國際慣用的外交談判邏輯——「雙贏策略」,希望作出一定的讓步,達至雙贏。但是,特朗普直接打開口牌,說不接受「五五開」的貿易協議,要取得美國勝利的協議,這就是中美談判破裂的直接原因。

  彭博社專欄作家諾亞‧史密斯(Noah Smith)提出了一個「雙輸邏輯」,話貿易戰令美國付出代價,但特朗普卻變本加厲,皆因特朗普想延緩中國作為超級大國的崛起速度,貿易戰可能是一種有效的手段。如果對美國的傷害是適度的,而中國付出的代價是嚴重和持久的,特朗普就認為可以接受。基於這種邏輯,「地緣政治而非美國利益最大化」,是美國總統的真正目標。這是一個雙輸策略,特朗普既有極端的新保守主義背景,也想在外交政策上謀取選舉利益,對他而言,上策是與中國達成一個美國全勝的協議,不但能讓美國拿到貿易利益,還可以約束中國崛起。中策是繼續開打貿易戰,只要中國受到的損失遠大於美國,特朗普參選總統的選情就可控。下策是中美貿易戰的發展不如特朗普的預期,對美國的影響急速擴大,美國受到的損害大於中國,令特朗普選舉失利,被逼放棄與中國繼續開戰。

  中國似乎發現了美國想長期打貿易戰的可能性,國家主席習近平預備打持久戰。現時中國國內出現一個奇怪的狀況,中國的一般大眾,對於美國對中國的貿易霸凌極度不滿,相當支持習主席與美國打一場硬仗。相反地,中國一些「公知」(公共知識份子),卻深怕中國與美國對抗,在微信、微博甚至一些飯局當中,都經常講中國反擊美國的措施無理,甚至認為中國最終會失敗,經常希望與美國和氣收場。可以說中國的「公知」有親美的特性,對美國存着幻想,誤判了美國的意圖。

  內地《觀察者網》專欄作者羅斯義認為,要終止貿易戰,只能夠打痛了美國,特別是在經濟及金融市場上,令到美國蒙受重大損失,政治上才會對特朗普產生很大的壓力。他舉出上世紀七十年代的越戰作為例子,提到越戰中的兩大進攻戰役——北越在一九六八年發動的春節攻勢和一九七二年的復活節攻勢,都是在美國選舉年發動的,雖然兩場戰役在北越在軍事上並未打敗美國,但對美國總統的政治傷害極深。當時的尼克遜深信其總統地位正受到威脅,便在一九六九年上任後逐步撤軍,並於一九七二年把美軍全部撤出越南。越南戰勝美國,並非在軍事上的戰勝,而是對美國總統造成政治傷害,令到美國總統考慮到自己的地位,不得不撤軍而已。

  應用同樣的邏輯,中國在貿易戰要自衞還擊,要在經濟上打痛美國,讓美國與中國一樣,在貿易戰中同樣付出代價,美國才會停止。

「巴士的報」是一份網上報紙,讓網民隨時隨地拿着手機或平板電腦可以看到。www.bastillepost.com

wh.lo@bastillepost.com

盧永雄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