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士的點評——為何西方迫我們硬食暴力示威?

  在旺角暴動案中棄保潛逃的本土民主前線成員黃台仰及李東昇,獲得德國政治庇護。他們在德國柏林開六四座談會,解釋他們棄保潛逃的原因。黃台仰說,潛逃是因為不信有公平審訊,又話如果人人坐監,不會有人在國際講述香港的情況,還呼籲香港人要繼續鬥爭。

  黃台仰逃避暴力示威的罪責,連「沒有人在國際講述香港情況」這種歪理也講得出口,真正愧對正在坐牢的戰友梁天琦。黃台仰於前年逃往德國,於去年五月已獲德國提供政治庇護,事件一直沒有曝光,黃台仰在這兩年也沒有露面。直至今年五月,中美貿易談判破裂,美國《紐約時報》隨即就爆出黃台仰獲德國政治庇護的消息。

  為甚麼黃台仰於去年獲得政治庇護後,卻沒有露面呢?相信理由只有一個,就是德國想低調處理事件,不同意把事情公開。消息最終由美國爆出,很明顯是美國要借這個消息,作為攻擊中國的武器。

  二○一六年的旺角暴動,磚石橫飛。這場暴動由黃台仰及梁天琦的本土民主前線策動,但德國卻給予暴力激進示威組織者難民身份。我們不妨看看德國又是怎樣的狀況。德國近年右翼政治運動興起,鼓吹排外的右翼「另類選擇黨」,成為德國的第二大政黨。在去年九月,薩克森州城市開姆尼茨因為一件性騷擾事件,引起街頭毆鬥,最後觸發右派團體發動一系列的排外遊行活動,與左派陣營對峙,最後演變成互擲石頭和襲警的暴動。德國警方認定暴力示威,是由右派「另類選擇黨」和德國右翼的「足球俱樂部」召集,暴動最後導致一人死亡。德國總理默克爾強烈譴責極右的民粹份子在開姆尼茨的示威行動,稱德國大街上不允許仇恨,德國政府事後拘捕激進的示威者。

  不止這樣,自從德國右翼思潮氾濫,觸發連番暴動後,德國政壇興起要求國內情報機構聯邦調查保衞局監控「另類選擇黨」的聲音。去年九月,聯邦調查保衞局局長馬森,被指為同情極右派,結果被免職,其後相信德國情報部門已開始監控「另類選擇黨」行動。

  德國不但反對國內的暴力示威,就連法國的「黃背心」示威也反對。德國總理默克爾的發言人塞柏特早前表示,巴黎的「黃背心」運動變成暴動,令人害怕,這與和平民主抗議無關。對於法國政府極力保障公共秩序,德國政府表示支持。

  德國政府大力反對國內右傾激進主義者發動的暴力示威,也反對法國基層民眾發動的「黃背心」示威,甚至啟動情報部門全面監控極右的政治組織。那麼,為甚麼德國政府在反對國內甚至法國的暴力示威的同時,卻同情香港的暴力示威組織者,還給予其政治庇護?難道德國和法國的公共秩序至關重要,而香港的公共秩序卻不值一提?試想如果德國開姆尼茨暴動的組織者,為了逃避起訴跑來香港,香港又給予政治庇護,德國人會有甚麼感覺呢?己所不欲,勿施於人吧。

  我不明白為甚麼西方國家會有如此的雙重標準,也不明白黃台仰這些畏罪潛逃的暴力示威份子,為甚麼可以遠在柏林,卻呼籲香港人上街抗議《逃犯條例》?

  反對派成功把《逃犯條例》塑造成洪水猛獸,說所有香港人都會被送到內地。但當政府連番讓步,把遣返逃犯門檻提高至七年刑期以上的罪名,加上政治罪行疑犯不能移交,現時的《逃犯條例》基本上已剝了牙,相信最後被遣返內地受審的,主要是那些在內地貪了巨款、匿居香港四季酒店的內地貪官和行賄他們的富豪。香港人若非殺人放火販毒,很難被移送往內地。

  香港的反對派在反對一地兩檢時,曾經拍片形容公安會像喪屍—樣,從西九站內地管制區撲出來拘捕港人。其後一地兩檢通過,高鐵通車,事實證明反對派所形容的場面,根本是無中生有,是恐嚇港人的手段而已。相信《逃犯條例》通過後,情況也是一樣。說到底,香港人如果沒有在內地殺人放火,根本不需要擔心《逃犯條例》,也沒有甚麼理由需要上街反對。

「巴士的報」是一份網上報紙,讓網民隨時隨地拿着手機或平板電腦可以看到。www.bastillepost.com

wh.lo@bastillepost.com

盧永雄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