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士的點評——勿一時衝動鑄成大錯

  反對逃犯條例的示威,迅速演變成為佔領,示威者一度佔據多條馬路,並包圍立法會,令立法會昨日(六月十二日)不能開會。示威者曾攻到立法會大門口,最後警方出動催淚彈、橡膠子彈和布袋彈,驅散示威者到外圍。昨日的衝突有幾個特點:

  第一,示威者暴力程度高。示威者除了一早就搞佔領之外,亦大量掘走地下的磚頭作為武器,更有人撬開被困的警車油箱取電油。到示威者和警方衝突時,示威者就向警員投擲大量水樽、磚頭甚至削尖的雜物。午後示威者一度逼近立法會大門,警員退到門口外的金屬圍欄內。有示威者拿起架設圍繩的金屬座,將之撞向立法會的玻璃門上,差點就攻入立法會。警方後來形容事件為騷亂,形容示威者為暴徒。

  第二,警方的反擊比較有序。警方早段相對克制,到示威者加強武力,差不多要攻破立法會大門,要佔據立法會時,警方就開始用較大武力反攻,用橡膠子彈和布袋彈射擊衝前的示威者,並出動手擲催淚彈,逐步擊退示威者。警方應該吸取了佔中的教訓,進退比較有據。

  第三,示威運動缺乏大台指揮。今次示威和二〇一四年佔中和二〇一六暴動不同,沒有一個大台,二〇一四年佔中有明顯的指揮者,二〇一六年暴動只見黃台仰跳上車上指揮大局。可能因為政府事後起訴了二〇一四和二〇一六事件的指揮人,今次不見有這種指揮人物出現。傳聞高隱私通訊軟件Telegram的群組有過萬成員,商議行動,但缺乏領軍人物,始終影響了反對運動的機動性。如今警方仍未出撒手鐧,未去癱瘓事發現場的通訊。

  不過,千萬不要把昨日警方一場反攻,看成這場反攻運動勝負已分,事實正好相反,示威者已成功阻止了立法會開會,立法會還未如期二讀審議逃犯條例,這場對抗才剛剛開始。未來的一個關鍵是示威的人數,無論警方部署得有多好,只要示威者的人數,大大地超越警方人員時,警方多好的防暴戰略也頂不順。

  正當示威有點青黃不接時,教協今天下午卻跑出來發動本周全港罷課。教協認為現時社會氣氛正急劇惡化,決定宣佈發動本周全港罷課,叫大專院校教師配合展開罷課,中學教師全面展開罷課,小學教師回校罷教。教協這個行動,有輸送年輕學生到騷動戰場之嫌。

  教協有無想清楚這一罷課呼籲的後果?大專生若年滿十八歲,已是成年人,尚可為自己行動負責,中學生,甚至小學生完全未成年,思想並不成熟,你鼓動他們罷課去示威,叫那些小孩子去金鐘的磚石橫飛的戰場之上,這是老師應該做的事嗎?若有學生因此遇上意外,到底是政府、家長,還是教協去負責? 又或者學生犯法要坐牢留案底,又是誰去承擔責任呢?我們可以任由政治這樣污染校園嗎?

  在一些家長群組中,有人傳聞話示威包圍立法會只要沒有大台,政府就無法起訴,去參與這些包圍行動也不犯法。其實這完全是「法盲」的說法,你走去立法會門外向警員掟雜物,和警員推撞,已足夠起訴你襲警和非法集會等罪名。成年人也好,小朋友也好,千萬莫一時衝動,鑄成大錯。

「巴士的報」是一份網上報紙,讓網民隨時隨地拿着手機或平板電腦可以看到。www.bastillepost.com

wh.lo@bastillepost.com

盧永雄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