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士的點評——殺君馬者道旁兒

  近日拜讀張文光在五月二十五日的一篇文章《殺君馬者》,講到歷史教訓常在細節之中。

  張文光這篇文章主旨是慶祝「五四運動」百年紀念,講述北大校長蔡元培在「五四運動」的故事。在「五四運動」高潮的時候,學生不但遊行抗議,還有「火燒趙家樓」和「痛打賣國賊」。據當年的學生領袖羅家倫回憶,學生走到曹汝霖的宅邸趙家樓,遇上當時歸國後正在曹宅訪問的章宗祥,學生視章宗祥為簽訂《二十一條》的「賣國賊」,就像暴民一樣,用鐵棍把章宗祥痛打至昏死,之後更燒了趙家樓,學生離開時被軍警趕到,將大部份學生逮捕,僥倖逃脫的羅家倫翌日組織和發動學生罷課。

  蔡元培為了營救學生,聯絡其他大學校長,要求北平政府放人。當時政府以釋放學生作為要求他們不要罷課的條件,蔡元培做中間人,對學生苦苦勸說,學生最後同意了,被捕的學生獲釋回校。而蔡元培則留下辭職信而去,並在信中寫下他的感受:「殺君馬者道旁兒。」

  「殺君馬者道旁兒」,這句話出自東漢應劭的《風俗通義》,故事說有一個人騎着馬在路上跑,馬兒跑得飛快,路人不斷為牠鼓掌喝采。馬兒很得意,騎馬的人更高興,便快馬加鞭,在路上繼續狂奔。馬跑得愈快,愈多人喝采,馬兒最後一頭栽倒地上,一命嗚呼,騎馬人亦跌了下來,大哭着說:「為甚麼這樣好的馬兒,會突然死亡?」恰好有一老者經過,他說,「殺君馬者,道旁兒也!」意思是殺你這匹馬的人,就是在路旁鼓掌喝采的人。

  張文光引述蔡元培說,「運動過後,學生回不來了。」因為他知道學生嚐過勝利和權力的滋味,將不會再守紀律。一如他所料,學生動輒罷課。有一次是學生抗議學校收取講義費,他們衝進教師的辦公室。蔡元培怒罵,「你們這班懦夫,那人夠膽碰教師,我就揍他。」結果學生散去了。

  張文光為文章作結時說,「這是運動的後遺症,跑快跑野了的馬,還沉迷在掌聲中,不知何時才會醒來。」張文光寫這篇文章的目的,只是講歷史,不是在議論時事。當時的反對修訂《逃犯條例》運動還未去到高峰,未到兩次大遊行。

  我看了張文光文章提到「殺君馬者道旁兒」,引起一些聯想,想到《逃犯條例》修訂事件,在政府連番退讓之下,修例已經名存實亡,但仍有大專學生組織繼續發動連串示威抗議行動,計劃升級行動,包圍政府總部。

  這讓又我想起張文光的師傅司徒華還在生的時候,我曾跟他談過群眾運動的問題,他當時說,搞群眾運動抗爭,最重要是懂得收割,不應該貪勝不知輸,組織才會不斷壯大,得以長期發展。

  香港是自由社會,示威表達意見,並無問題,不要使用暴力就可以了。我要為香港祈禱,希望政治暴力,遠離我們。

「巴士的報」是一份網上報紙,讓網民隨時隨地拿着手機或平板電腦可以看到。www.bastillepost.com

wh.lo@bastillepost.com

盧永雄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