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士的點評——美國正在打貨幣戰

  近日環球股市急升,除了因為中美兩國元首將於G20國峰會上會面之外,周三結束的美國聯儲局會議,繼續暗示會減息提振美國經濟,對市場也有很大的刺激。

  美國總統特朗普一直向號稱獨立的聯儲局主席鮑威爾施壓,迫他快速減低利率。現時市場相信特朗普多過相信鮑威爾,因為聯儲局開會之後公佈出來的聯儲局官員對聯邦利率預期的「點陣圖」,顯示他們估計二○一九年美國的利率平均為2.4厘,和目前差不多。但據美國聯邦利率期貨交易數字顯示,市場預計今年會再減息三次、合共減息0.75厘的機會超過41%,反映市場預計美國減息幅度遠高於聯儲局所預計的。換句話說,市場較相信特朗普。

  美國有減息的趨勢,歐洲亦有意鬥減。歐洲中央銀行行長德拉吉在六月十八日的歐洲央行年會上說,「如果歐洲通脹未能達標,進一步削減利率是政策工具的一部份。繼續進行量化寬鬆(買債)計劃,仍有相當大的空間。」

  特朗普聽到德拉吉這番話後,大發雷霆地說,歐洲有意圖刻意弱化歐羅,藉以取得貿易優勢。美國研究機構艾克森數據公司分析,如果歐羅兌美元跌破1.1的關口(現價1.1305美元),特朗普將大為震怒,並會祭出大幅加徵歐洲汽車關稅的手段。

  特朗普一方面透過以增加貿易夥伴關稅的威嚇,以拿到更好的貿易協議;另一方面是推行弱美元政策,去推升美國出口。

  特朗普批評中國借人民幣貶值,去沖銷對美國加徵中國貨品25%關稅的影響。事實上,由於貿易戰對中國的衝擊比美國大,所以人民幣相對於美元弱化,是正常的市場反應。但隨著美國減息步伐臨近及貿易談判重開,人民幣已經從低位反彈。很明顯,特朗普是把貿易戰轉變成貨幣戰。他這個策略是要防範萬一與中國貿易談判失敗,美國還可以透過美元貶值去刺激出口,是一個有兩手準備做法。那麼,到底中國應該如何回應?是人民幣與美元競相貶值,還是要另尋出路呢?

  前高盛的資產管理主席奧尼爾(Jim O' Neil),他是創出「金磚四國」這個名字的前高盛策略師。他最近接受訪問時表示,人民幣不應該進一步貶值,剛好相反,人民幣應該盡量維持穩定,並盡速國際化,便可以挑戰到美元的地位。他認為中國不應該借人民幣貶值來增加對美國的優勢,而是應該強化人民幣全球地位去挑戰美國。唯一能夠改變美元壟斷的因素,就是有另一隻真正的、長久的替代貨幣,可以讓投資者有選擇。

  奧尼爾認為,人民幣貶值雖然可以增加出口貨品顯得便宜,但長遠會削弱對投資者的吸引力。另外,他亦提到中國應該透過增加消費者購買力來強化其全球位置,因為中國消費現時只佔GDP的40%,而美國消費則佔GDP的70%。未來二十年,美國消費者很難繼續成為包括美國在內的環球經濟的主導力量。相反地,中國消費者的消費力會繼續增長,最終成為一股推動全球經濟的最大動力。奧尼爾的講法相當有趣,與時下一般的想法不同。他覺得中國不應與世界對立,透過沽售美債去損害美國,而是應該倒個頭來深化和環球金融體系的關係,強化人民幣以挑戰美元的位置。

  中國正與美國競賽,在貿易戰開打下,誰的經濟靭力較強,未來的發展空間較大。未來也會是一個貨幣戰爭的世界,如果有一隻貨幣可以挑戰到美元的壟斷性地位,恐怕對美國的衝擊,真的會較中國沽售美債更大。

「巴士的報」是一份網上報紙,讓網民隨時隨地拿着手機或平板電腦可以看到。www.bastillepost.com

wh.lo@bastillepost.com

盧永雄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