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士的點評——干預G20峰會的遊戲香港玩不起

  政府暫緩《逃犯條例》的修訂,修例名存實亡,但示威活動的後續仍在發酵。部份人更藉著G20峰會將於本周五、周六在大阪舉行,把矛頭對準G20峰會,要求外國領袖在峰會期間關注香港問題。

  這次G20峰會的重頭戲,並非峰會本身,而是美國總統特朗普與國家主席習近平會晤。這次會晤將決定中美貿易談判的前景,會晤如果有好的結果,雖然沒有人期望中美兩國馬上可以達成貿易協議,但相信中美雙方同意重啟貿易談判,美方亦會暫停對中國餘下的三千億美元貨品加徵百分之二十五關稅;如果峰會談崩了,中美談判再度破裂,中美貿易戰將會愈打愈烈,美國也會對三千億美元中國貨品加徵關稅。所以,峰會的結果勢將影響中美兩國人民的生計。由於香港是一個以貿易為主體的經濟,對香港的影響亦會很大。

  雖然特朗普一直對香港《逃犯條例》修訂問題,採取一個抽離的態度,說,「相信中國及香港政府會處理好這個問題。」但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在六月十六日表示,特朗普有機會在G20進行習特會,肯定香港示威會成為其中一個討論議題。

  如果香港《逃犯條例》問題如示威者要求成為G20峰會關注的議題,會有兩個可能的形態。第一是類似過去的南海主權爭議,有國家發功推動在G20峰會的宣言內加入相關議題,過去中國成功阻止了這種行動。第二是示威者想美國代為出頭,在中美元首峰會上,把香港的議題提上議事日程。

  我認為這種做法大錯特錯,香港的事情根本不應該放上國際舞台。香港的事情一旦上到國際層面,其他國家表示關注,並不是以香港利益為依歸,只而是以他本國的利益作主要考量,例如美國,特朗普講明他行事的前提是「美國優先」,他要關注香港的《逃犯條例》問題,並不是因為他關心香港的人權和自由,只是覺得可以借這個話題去逼迫中國。香港的示威者這樣做,客觀上只是送子彈給外國人去搞中國,幫不到自己。一個孩子和爸爸吵架,也不會拉一個黑社會到家中威脅爸爸吧?黑社會入屋只會搶錢,不會真心幫你。何況這個黑社會,還紥上「社團利益優先」的頭巾呢。

  事實上,這種「向敵求助」的做法,有幾個壞處。第一個壞處是在理念上透過出賣中國及香港的利益,去推動自己的政治訴求,於理不合;第二個壞處是會令到中央進一步相信香港的政治問題,只不過是被外國利用為壓迫中國的籌碼,本身並無合理性。

  第三個壞處是授人以柄。雖然這個做法不會成功爭取到外國真心支持並達到目的,但萬一談判破裂,美方的確可能會用這件事情作為藉口。

  總括而言,香港人並無這種水平,去玩國際政治。把香港的問題提升到國際層次,如果不是一些有心人在背後發功,就是出於一些很天真、很傻的想法,覺得自己懂得玩這場國際叢林遊戲了。

「巴士的報」是一份網上報紙,讓網民隨時隨地拿着手機或平板電腦可以看到。www.bastillepost.com

wh.lo@bastillepost.com

盧永雄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