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士的點評——中美關係徹底改變了

  中美兩國元首上月底在日本大阪開會之後,中美關係好像回復正常,但是最近又現暗湧。美國國防部宣佈對台出售二十二億美元軍火,包括M1A2艾布蘭戰車以及可攜式防空飛彈;美國副總統彭斯及國務卿蓬佩奧亦接見了香港反對派龍頭大佬黎智英。

  或許有人會說,美國早已希望對台售武,只不過是因為要舉行「習特會」,才會推遲。然而,對台售武時機完全操縱在美國之手,中美還可能要進行幾個月的貿易談判,再拖遲售武幾個月,一點也不是問題,毋須這樣急於出售武器給台灣。另外,美國深知阿爺與黎智英的關係相當敵對,如果美國要與中國保持良好關係,這些可見可不見的人物,不見就算了,美國還以這樣高級別的官員接見他,副總統及國務卿都去見,當然是一種姿態。無論是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國防部長沙納漢或者副總統彭斯,都是反華的鷹派人物。

  在「習特會」之後,美國《華盛頓郵報》形容特朗普一面倒的接受習近平的要求,暫停對三千億美元中國貨品加徵關稅,甚至願意部份放寬對華為的限制,而美方一無所獲,所以白宮內閣的鷹派是最大輸家。

  在「習特會」舉行之前,其實已經見到特朗普盡力壓抑這些鷹派,不讓他們公開挑釁中國,例如美國副總統彭斯原本計劃於六月下旬在美國賓夕凡尼亞州的威爾遜中心發表針對中國的演說,最後被特朗普叫停了。不過,如今鷹派差不多同時間發功,專做一些中國不喜歡的事情。試想一下,如果中美關係正常,即使有貿易糾紛,雙方都願意重開貿易談判,正在商議如何重開談判之際,所有會刺激對方的事情,理應一律不做,希望爭取共識,盡快走回談判桌尋求達成協議。但現實上美國「睬你都傻」,大做一些刺激中國的事情。或許你可以理解成這是美國內閣鷹派的偷襲,又或者是特朗普的小動作。但如果拉闊一點看,你要接受一個事實,中美關係已經起了根本變化,由過去的友好合作關係,變成基本敵對關係,短暫和緩,可能基於利益,而根本的敵對態勢,揮之不去。甚至中美達成貿易協議,也不能改變這個基本格局了。

  美國及中國過去能夠合作,關鍵背景是美國是全球的老大,中國不能挑戰到她的地位。美國在軍事、創科、金融等領域獨佔鰲頭,透過這幾方面強大的實力,維持着強勁經濟增長。而中國則透過製造業及龐大人口,勤勤懇懇地賺辛苦錢,吃美國不屑吃的餅碎。不過,隨著中國的GDP成長到美國的六成的時候,中國無論怎樣低聲下氣地低頭做人,都避不開美國這個老大的注意。再加上中國人均產值升到一萬美元的時候,勞工已經不再廉價,低端製造業不斷外移,一定要把產業升級,專注於創新科技,就更招美國之忌了。

  很多人把中美衝突看成為領導人的風格,例如說習近平主席提出「中國夢」或者「中國製造二○二五」,挑動了美國,又或者認為美國總統特朗普好大喜功,因此挑起中美糾紛。其實,更關鍵的是兩國已經去到兩強相爭的位置。美國可能已經太遲出手,要扼殺中國這樣大的經濟體,已經不容易。特朗普只不過是用一種最粗暴的方式,把美國壓制中國的訴求爆發出來而已。

  即使中美重開貿易談判,達成協議,大家也不要太過高興,因為這只不過是特朗普為選舉而搞出來的協議,特朗普選連任之後,隨時可以撕毀協議。由於中美兩國已經是敵對關係,美國很容易借一切可以利用的機會,攻擊中國、削弱中國。香港置身於中國及西方兩塊板塊的夾縫地帶,將不免會受到利用,成為外國攻擊中國的武器。我早就說過,未來香港人要在中國和美國中選一個,不是親中,就是親美,沒有中間路線了。

「巴士的報」是一份網上報紙,讓網民隨時隨地拿着手機或平板電腦可以看到。www.bastillepost.com

wh.lo@bastillepost.com

盧永雄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