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士的點評——暴力革命不是我們玩得起的

  每個星期六、日,香港都變作城市戰場,暴力衝擊,無休無止。

  城市中的「有識之士」,為想盡快平息風波,紛紛出謀獻策,時下最流行的是叫政府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想借此平息風波,為政府解套。上周五就有一個行政會議成員向一位中間人提出,叫中間人游說警隊,接受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說調查不會針對他們云云。

  也是在上周五,政務司司長張建宗召開記者會,就警隊處理元朗事件致歉。張建宗的道歉,激發警隊中人大表不滿,大量警務人員將他們的委任證和警徽拍照上網,聲明張建宗不代表他們,要認錯辭職張建宗可以自己辭職。政府後來叫消息人士澄清,又說道歉不是針對警隊。

  這已是一場城市戰爭,但政府有點自亂陣腳。

  我一直說,這場風波由反對逃犯條例觸發,一小撮暴力激進份子,一直躲在和平的示威者後面,發動襲擊。最近他們已經亮牌,打出「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的旗號,爭取更多群眾對其激進理念的支持。在中上環路邊甚至元朗,到處都被人噴上「時代革命」的標語。

  「光復香港,時代革命」這枝旗號,當年由梁天琦和其盟友梁頌恆一起度出來,作為梁天琦參加二○一六年補選的口號,那場補選帶來了一場農曆年暴動。如今梁天琦還在獄中,但他的政治口號,卻由激進獨派接棒傳揚。

  或許有人會話,這些青年提的「革命」,只是說說而已。這樣講的人,完全不理解激進青年的思想。我和幾個曾和暴力示威青年聊天的大學教授傾過,他們引述暴力示威者的終極目標,是透過激烈的示威,搞死香港,搞衰中國,迫解放軍出手,證明一國兩制失敗!他們想借美英列強之力,獨立香港,分裂中國。教授追問青年這對他們有甚麼好處?他們答話:他們反對政府,憎恨中國,最多一拍兩散,同歸於盡!

  政府不知道激進青年的思想,那些中間人也胡胡塗塗,人家在搞革命,你和他傾雙普選他也沒有興趣,他們早已不提逃犯條例了,你現在建議搞個獨立調查委員會,想他們收工回家,會不會天真了一些呢?這好像拿一隻麻雀去餵一條暴龍,你估暴龍有沒有興趣呢?

  暴力示威還是每一個周六周日晚如常進行,搞獨立調查委員會不知調查範圍是甚麼,要不要查查未來發生的暴力衝突警方有沒有濫權呢?弄不好委員會還沒有開工,警察已經罷工,以免被調查坐監。香港沒有警察維持秩序,一個晚上可以變成敍利亞,黑白混戰,幫會橫行,這不是說笑的。

  港澳辦可能也擔心特區政府手足無措,正邪不分,一味讓步,大失分寸,所以開一個記者會,為香港問題一錘定音,提出香港主要的問題是反對暴力,維護法治,要恢復社會秩序,要追究暴力犯罪者的刑事罪行。

  港澳辦發言人也大力撐警,說「中央理解和體諒警隊及他們家人所承受的壓力,借此向一直堅守崗位、恪盡職守、無懼無畏、忍辱負重的優秀香港警察,致以我們崇高的敬意!」記着,港澳辦是致敬,不是致歉。

  暴力革命不是香港玩得起的,結果必然是大面積流血,出現敍利亞或利比亞那樣的長期動亂。相信大多數香港人不想引列強來分裂中國、獨立香港,所以大家是時候猛醒了,站出來反對暴力違法的示威行為吧。





「巴士的報」是一份網上報紙,讓網民隨時隨地拿着手機或平板電腦可以看到。www.bastillepost.com

wh.lo@bastillepost.com

盧永雄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