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士的點評——一個口罩也不敢除下的革命

  政府開始起訴上環暴力示威人士,控告他們暴動罪,相信類似的起訴會陸續有來。

  有朋友問我,他身邊一些平時很正常的朋友,去示威時,會變得非常暴力。我用之前提過法國社會心理學家勒龐寫的一本書《烏合之眾》去解釋,在一個群眾聚集的環境下,人往往會放下理性,進入「集體無意識」的非理性狀態。而在這個「集體無意識」的過程當中,面具或口罩發揮了很重要的作用,令行事者產生一種安全感。這就像人們可以在網上發言一樣,用匿名身份,無所顧忌,就會變得非常激動。

  口罩的作用有時會大到非常荒謬的地步。有一個網上流傳一個「高貴暴力示威者」的故事,說一名職業高貴的示威者,在示威現場瘋狂地用粗口辱罵警察,期間又向警察投擲磚頭、鐵枝,甚至路牌,他最後被警方拘捕,在被制服他的時候還狂罵「黑警死全家」、「冚家X落地獄」,極力反抗。但當警察除下了他的口罩後,他即時全身一震,馬上安靜下來。回到警署問話的時候,這名示威者已變成一個很有禮貌的人,還問警員:「請問可唔可以去洗手間?唔該。」令到警員大感意外,發現有戴口罩和無戴口罩是兩個完全不同的人。

  另一個例子是網上的一條短片,鏡頭見到一名警員向一名戴著口罩的青年查問,要他拿出身份證,青年交出身份證之後,警員想拉下該青年的口罩,青年反抗,旁邊的人亦起哄,大罵警員。警員向他解釋,要青年除下口罩是要核對他樣貌與身份證上的照片,看看是否同一人。這是很正常的步驟,但青年還是抗拒脫下口罩。出現這種願意交身份證不願脫口罩的情況,只有兩個可能,第一個是該青年使用假身份證,另一個可能是他覺得口罩是他的最大保護。我相信實情是後者,但這個狀況非常諷刺,因為你既已交出身份證,警員已得知你的身份,而戴上口罩的目的是不讓自己的樣貌曝光,犯了法也不會被警方認到樣貌,交了身份證不脫口罩也沒用了。從這個例子可見,口罩的心理作用,但已經大到超乎想像,去到一種荒謬的狀況。

  說到這裏問題就來了。一個「口罩也不敢除下的革命」,究竟可以達到甚麼成果呢?既然稱得上「時代革命」,很多積極參與的「焦土派」又說要與中共攬炒,要迫解放軍出來。如果參與的人,是真的想搞革命,他應該明白革命不是請客食飯,參與革命,不但可能坐監,還可能大面積流血。若不怕流血、不怕坐監的話,就應該脫下口罩。若然害怕,就根本不應該出來聲大大地說要搞革命。所以,戴口罩和搞革命,本身就是自相矛盾。

  撇開浪漫與激情,如今的「革命」,很多參與者只是一種盲動。正如我在此前的文章中引述過曾經在政府任職的「有識之士」的講法,他們想逼中共show hand,而這個show hand的假設是中共會退讓,即出牌的人雖然只是「二仔底」,但只要對手不敢跟,自己就可以贏出。唯有是這種自覺在show hand中「贏梗」的心理,才可以解釋到他們為甚麼既要戴上口罩,又要話搞革命。

  香港的激進年輕人不太了解中共,不知這個對手有多強大。昨日是中國「八一建軍節」,解放軍駐港部隊在「八一建軍節」前夕,特別播出了一條影片,內容講及在香港街頭反恐的情節,有防暴演練的畫面,全副武裝的解放軍手持盾牌,整齊逼向示威者。影片中解放軍以廣東話重複表示「後果自負」。睇完這條影片,只覺「後果自負」這個訊息非常明顯。

  戴口罩矇着面,「二仔底」和解放軍show hand,有理智的人不應去做,因為結果不會是香港與中共攬炒,只能是香港自炒。

「巴士的報」是一份網上報紙,讓網民隨時隨地拿着手機或平板電腦可以看到。www.bastillepost.com

wh.lo@bastillepost.com

盧永雄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