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士的點評——要叫停一場沒有人敢認頭的暴力革命

  港澳辦及中聯辦在深圳舉行座談會,港澳辦主任張曉明首次指明香港近日的暴力活動,「帶有明顯顏色革命特徵」。但他派定心丸話:「我們正告各種反中亂港勢力,切勿誤判形勢,把克制當軟弱,切勿低估中央政府和全國人民捍衛國家主權、安全、統一,維護香港繁榮穩定的堅強意志和堅定決心。如果香港局勢進一步惡化,出現香港特區政府不能控制的動亂,中央絕不會坐視不管。中央有足夠多的辦法、有足夠強大的力量迅速平息可能出現的各種動亂。」

  長久以來,特區政府內部還有不少官員,不相信香港有人在搞革命。到近日事態愈演愈烈,滿街滿巷噴滿「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的口號,這些官員仍然認為,示威者只是「嗌吓啫」,不是搞革命,也不是搞港獨,不用認真對待。

  這些人不讀歷史,不知道搞革命就是由嗌口號開始,東漢末年黃巾之亂,民間到處寫上「蒼天已死,黃天當立」的口號,很多老百姓不明白口號講甚麼也照嗌,叫着叫着就成真了。

  搞革命起家的阿爺,沒有本地官員天真。除了張曉明直接點破這是「顏色革命」之外,港澳辦發言人楊光在前一天的記者會,也直指一些人打出「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的口號,他問:「香港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特別行政區,你們在香港想光復甚麼?想把香港光復到哪兒?從口號上看,動機一目了然,路人皆見,就是衝着一國兩制的一國而來,就是要挑戰這個根本。」

  事後泛民立法會議員會議召集人毛孟靜反駁,指港澳辦發言人上綱上線,說按她的理解,「光復香港,時代革命」口號只代表反暴反黑,以及要求香港得到被承諾的高度自治,而非港澳辦口中顛覆國家的行為。

  聽完毛議員的回應我想笑。正如有人拿刀來指着我說:「打劫,拿錢出來!」旁邊有個姑姑話:「他說的打劫不是打劫,他只是問你借錢而已。」首先你這個姑姑如何能代表刀客發言?其次人家講明是打刧,你夾硬說成借錢,你豈不是變成你自己經常批評的「語言偽術」?敢問毛議員何時可以代表「焦土派」?人家話搞革命我不信,最後我被人殺了你賠條命給我嗎?

  昨天三名蒙面人開了一個示威者記者會,他們號稱發言人,當被問到「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的問題時,他們顧左右而言他,強調自己不能代表所有抗爭者。總之三位蒙面人即使幪着面也不肯說「光復香港,時代革命」口號真正代表甚麼。

  我看到天天有人襲擊警署,見到八月五日那天,更有暴徒向葵涌警署投擲了至少四個燃燒彈。用燃燒彈襲擊警署這樣暴力行為,還光明正大地打出革命口號,我相信世界上任何的國家或地區,都會認為這是一場要推翻政府的革命。若然對暴徒用燃燒彈襲擊警署,仍然視而不見,對早前有人製造了1.5公斤TAPT烈性炸藥,依舊聽而不聞,大家是不是太天真嗎?

  究竟誰為這一場「沒有人敢認頭的革命」負責?我認為應該問所有的抗爭者,以及支持他們的人,第一,是否贊成掟磚掟燃燒彈搞流血革命?若不支持,請和他們割席。第二,叫出「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的人,究竟想將香港帶到一個甚麼地方?是否想建立一個香港共和國?如果不是想挑戰中央,不是想搞港獨,就應該馬上停止所有暴力行為,取消革命口號。如果真的想搞港獨,就告訴香港人,究竟你們憑甚麼可以推翻中央政府?

  張曉明已把話挑明,叫香港的精英,不要自己搞自己,不要天天迫政府搞獨立調查。要槍口對外,要反對暴力革命。若不叫停暴力,只會讓一批又一批的年輕人,誤信激情的口號,走上流血、走上犯重罪的不歸路。大人們,請大家醒一醒吧!



「巴士的報」是一份網上報紙,讓網民隨時隨地拿着手機或平板電腦可以看到。www.bastillepost.com

wh.lo@bastillepost.com

盧永雄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