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士的點評——讓步的博弈論

  看見社會的政治矛盾激化,很多較為溫和的市民都嘗試去做和事老,找出路,其中一個意見是叫政府搞獨立調查,覺得只要這樣做,抗爭者就會收貨,運動就會平息。

  我有一些在政府工作的朋友,說原本並不支持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但看了一些七月十二日元朗白衣人襲擊事件的網上片段,也覺得警方有問題,轉為支持對警方作出獨立調查。我問他們看了甚麼片段,他們說看到一名光頭的元朗警司(八鄉分區指揮官李漢民)與一班白衣人有講有笑,話:「唔使擔心。」覺得很氣憤,認為有警黑勾結,導演了那次的「白衣人襲擊事件」,所以也贊成要搞獨立調查。

  我也看過那條影片,事後做過查證,警方其後也曾在記者會解釋此事,可惜報道不多。查實該片段是在七月十二日「白衣人大襲擊事件」之前五日拍攝的。當天有網民發起到元朗示威,並聲言要襲擊圍村。元朗村民便組織了白衣人守衞隊,要保護家園,警方派員到當地巡邏,結果那天去元朗示威的人很少,事件不了了之。事件結束後,負責的警官便對當地居民說了上述「唔使擔心」的話。當大家了解事件真相之後,便會發現第一、原來事件有前因;第二、那條令到大多人覺得警黑勾結的影片,其實是把之前發生的事情,說成是七月十二日當晚發生的事情,激起很多原本中立市民的憤怒。

  現時網上資訊發達,真假難辨,很多市民都是基於一些網上的消息,便形成自己的看法。但消息被有心人利用時,便易生誤解。

  抗爭者對方提出五大訴求,逼政府讓步,在五點中,比較多人覺得政府可以讓步的是宣佈撤回《逃犯條例》和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有位財經界猛人也問我,為甚麼政府不可以做這兩件事?我覺得可以分兩個層次去看這問題。第一個是本地的微觀政治;第二個是國際宏觀局勢。

  先講本地微觀政治。我認為現時香港出現的事件,如同一場革命戰爭,但要將那些製造TATP烈性炸藥、掟燃燒彈衝擊各區警署的示威者,和一般和平示威者區分起來。一般示威者只是和平遊行,只是想帶來改變,並不是想暴力革命推翻政府以至中央,但最激那批示威者卻不一樣,所以不能一竹篙打一船人。政府只是和最激的那一批人在開戰之中。

  政府要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如同在戰爭中向對手割地求和,自己要付出代價。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對警方執法造放大鏡式的調查,肯定會挫傷警員的士氣,他們即使不罷工、怠工,當他們守護政總、禮賓府、中聯辦的時候,也只會敷衍了事。不是不能讓,要看作出讓步,能否停止戰爭。

  政府面前有兩個對手,泛民主派和焦土派。焦土派只會施襲不會現身,現身的是泛民,即使泛民不再堅持五大訴求缺一不可,但他們能代表焦土派嗎?若政府和泛民講完數,撤回法案、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但焦土派繼續瘋狂進攻,泛民見勢色不對,過三天便會腳軟,又改為繼續攻擊政府,事情還是沒完沒了。所以,在這個微觀的博弈裏,政府首先要搞清楚,讓步可以換取到甚麼成果,只要暴力的核心「焦土派」不停手,讓步是沒有意思的。

  拉高一層次,睇國際宏觀局勢。在昨天的北京座談會上,港澳辦主任張曉明直指香港發生的情況具顏色革命特徵,他認為對方要求撤回《逃犯條例》的目的,就是要林鄭下台、要搞顏色革命。撤回只是幌子,是為了要林鄭下台鋪路;顏色革命就是為了要推翻政府。張曉明說,美國搞香港是要拖中國的後腿,為中美貿易談判增加籌碼。

  看完阿爺的分析,你應該感到「滴汗」,這樣遊戲,根本不是香港人可以玩得起的。阿爺天天與美國交手,自然知道美國在玩甚麼遊戲,他們掌握的國際信息,我們並不掌握;他們分析對手背後的動機,我們不懂分析。弄不好我們只是在這場世界兩強的大戰中,一粒小小的棋子而矣。

  阿爺過去個多月一直未就香港問題發話,卻早在一個月前已提起嗓門直斥美國「收回你對香港的黑手」,又不作警示直接在本月一日,停止了大陸旅客赴台的自由行,打痛他們後,才對香港喊話。阿爺是用中醫的治病手法,去治病根,不是治病徵。

  這場世界大戰,不是香港人玩得起,見好就收兵吧。

「巴士的報」是一份網上報紙,讓網民隨時隨地拿着手機或平板電腦可以看到。www.bastillepost.com

wh.lo@bastillepost.com

盧永雄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