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士的點評——向東走、向西走,要香港人去揀

  這星期,中央官員密集地評議香港的亂局。本地的部份社會精英聽完之後,覺得沒有太大新意,因為當中沒有他們期望的東西。

  按我的理解,這些精英或許是期望中央會對反對派的一兩點要求,作出讓步,好讓他們可以利用這些建議,與反對派斟數;或者期望中央會向香港派糖,承托一下香港正在急滑的經濟。他們見不到這些東西,便覺得沒有新意。我的感覺剛好相反,香港出現這樣暴烈的騷亂局面之後,阿爺處理香港問題的態度,已起了根本性的變化,新意很多,其弦外之音,需要我們細思。

  首先,我們要分開「把香港作為中心」以及「把中國大局作為中心」的兩個不同的思考方向。香港的精英,思考問題時把香港作為中心,認為香港深具特色,本身已經很好,只要阿爺不來騷擾香港,香港會搞得好好,大家會生活得很愉快。遇到香港這些亂局,本地精英相信只要阿爺少點插手,向反對派作出一些讓步,問題就得以解決,香港可以回復平靜,繼續唱歌跳舞。

  但在星期三的深圳座談會上,中央官員否定了反對派提出的五點要求,聞說是最高領導親自拍板否決。否決的原因也很簡單,就是阿爺不是單看香港的小局,而是看中國的大局。

  若以中國大局為中心,拉闊一點看,中國正與美國發生劇烈鬥爭,加上台灣明年一月十一日舉行大選,民進黨也來香港插上一腳,要在香港的混亂中渾水摸魚。阿爺處理香港問題,主要是不想香港局面進一步惡化,成為美國的棋子,借此要脅中國。

  其實,早在七月二日,我已覺得內地對香港問題的態度,發生重大變化,過去香港的示威,內地不會報道。但在七月一日晚暴力示威者攻入立法會的新聞,翌日中央電視台的《新聞聯播》用了七分多鐘去報道香港的事情,部份立法會遭到破壞的照片,亦出現在《新聞聯播》上。我當時已覺不妙,第一、香港這些照片出現在內地的官媒上,若不是最高領導決定,沒有任何人可以拍板。既然拍板讓這些照片在內地示眾,為甚麼不擔心香港的亂局會感染到內地的民眾,令他們仿效呢?答案只有一個,就是阿爺會不惜一切代價去控制和平定香港的亂局,內地民眾最後會明白搞出這樣亂事的人,不會有好下場。

  自此之後,內地媒體連篇累贅地報道香港各種暴亂,包括佔據街道、毆打市民和襲擊警署等等。在內地民眾眼中,香港學人搞民主,即使搞得半桶水,已出現這樣的大混亂,香港已成為內地一個負面教材,令到內地民眾不敢再搞民主。及後,有示威者把天星碼頭的國旗扔落海,內地馬上報道,更搞出一個十四億人護旗行動。從情感上而言,香港已經被內地隔離,甚至出現對立的情緒。內地認為美國插手令香港出現亂局,中國要全力抗擊。

  但香港很多人包括精英階層,不去閱讀、聆聽和理解中央的思想,或者視而不見、聽而不聞,繼續以香港為中心的邏輯去思考問題,結果一定是得不到正確的答案。

  很多人叫我估計香港局面會怎樣發展,我說我們正身處一個平衡宇宙之中,從美國和台灣的角度,當然希望香港愈亂愈好,最理想是在十月一日中國七十周年國慶時,香港爆大鑊,搞出流血事件;而從香港激進青年人的角度,他們仍在幻想烏托邦的出現,認為他們的激進「攬炒」行為,可以爭取到他們的理想世界;至於阿爺,似乎已經放棄了無限量呵護香港的思維,開始叫香港人自救,要我們自行解決香港的亂局。

  香港的精英能否團結起來,反對暴力,令香港恢復秩序,將是香港未來發展的關鍵。如果香港精英繼續各自為政,香港自救失敗,阿爺當然有方法和能力平息香港的動亂,但平亂之後,中央對香港就會如對台灣那樣,在融合無效的情況下,只能是隔離。

  香港人正面臨一個向西走和向東走的抉擇,向西走是繼續追尋理想,繼續做一個只有政治的城市;向東走就是再搭上中國的經濟快車,重新以發展經濟為中心。由中國在一九七八年改革開放開始,香港搭上這輛快車,行大運已行了四十年,已走得差不多了。如果香港人選擇錯誤,恐怕香港正踏上由盛轉衰的道路上。

「巴士的報」是一份網上報紙,讓網民隨時隨地拿着手機或平板電腦可以看到。www.bastillepost.com

wh.lo@bastillepost.com

盧永雄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