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士的點評——香港最後要乜冇乜

  香港示威持續,激進示威者掟磚、放火、掟汽油彈,但又期望毫無損傷,這如一個童話世界,大家還活在夢中,不知開槍流血的危機有多麼近。

         香港這場亂局大體上有三個可能的結局,第一、攬炒成功。最激進的「焦土派」提出攬炒目標,他們想與特區政府、甚至與中央政府攬炒。若然成功,推翻了特區政府,找他們喜歡的人上台執政,甚至改變制度,全面普選、香港獨立。        

  第二、流血收場。激烈的群眾運動,最普遍的終止的方式是大面積流血收場,當大家見到很多血才識驚,支持運動的人劇減,運動最後有疾而終。當香港亂得太過份的時候,香港會戒嚴,甚至進入緊急狀態,內地會派武警甚至解放軍介入。到時,鎮壓暴動就會用真槍實彈,再不是布袋彈或者橡膠子彈,這將是一個慘痛的結局。

  第三、香港自炒。「焦土派」想攬炒,最後炒不低香港特區政府和中央政府,只炒低了香港。經濟大幅倒退,出現大面積的裁員減薪,甚至成為香港發展由盛轉衰的轉捩點。

          我相信出現第一種情況的機會相當渺茫,「時代革命」最後只能在流血收場或香港自炒兩個套餐當中,二選其一,對香港而言,都是悲劇收場。示威者周一湧去機場,機管局決定下午停飛所有航班,到昨早六時,機場才開始逐步恢復運作,但內地國航和東航的航班都不飛來香港,轉飛深圳,國家民航局已聲言會調動大灣區的運力協助疏導南下的旅客。客觀效果是,香港這個國際航運中心已經聲譽大損,若亂局持續,香港機場的業務將大幅轉移到內地機場。

  我早前已經講過,自七月二日內地官方媒體大幅宣傳香港的亂事開始,這個多月以來,內媒報道香港亂局完全沒有停過,而且逐步升溫。內地人對香港的混亂深感驚恐和厭煩,香港不再是他們過去理想中的自由天堂,而是一個資本主義亂世,要避之則吉。內地人對香港態度的根本改變,對旅遊和商貿有沉重打擊,對香港有極深遠的影響。

  「亂局平定,香港玩完」,恐怕是一種宿命,要看香港人有無智慧,可以逃離此一宿命。怕只怕亂事過後,香港最後「要乜冇乜」。第一、不會推翻特區政府,更遑論推翻中央政府。即使特首林鄭辦事不力,但阿爺面對壓力,不會屈服,更會力撐,主要原因是不能夠你一上街,政府就要答應所有的要求,否則將來的亂事將沒完沒了。所以,群眾的壓力愈大,阿爺的反彈力度將愈大。

  第二、更少民主自由。年輕示威者希望香港有雙普選,希望獲得民主自由。但在阿爺眼中,香港只是實施了半吊子的民主,已經搞得這麼亂,又怎會讓香港實行全面的民主呢?尤有甚者,若亂事停不了,中央被逼宣佈香港進入緊急狀態,很多人權和自由的保障都會暫停,行政長官會同行政會議可以作出各種緊急法令,封報館、禁網媒、沒有搜查令可以入屋搜查和拘捕,如果香港囚禁犯人的地方不足,甚至可以把大量被拘捕的示威者遣返內地囚禁。不要說我危言聳聽,緊急狀態就是如此,這是一個很悲慘的狀況。年輕人上街想爭取自由,結果不增反減;遊行要反送中,結果在緊急狀態之下,隨時會送中。

  第三、經濟自炒。香港的激進份子與香港政府攬炒,最後當然炒不低政府,只會炒低香港經濟。這樣,香港經濟將衰過「沙士」,因為二○○三年「沙士」,只是一場傳染病,病好了,走了的人都會回來。香港今次可能染上了政治的癌症,不是那麼容易醫好,很多生意走了,便不會回來。特別阿爺有心要隔離香港對內地的壞影響的話,香港求仁得仁,內地的生意,將減少來香港。真的是「今日台灣,明日香港」,大學畢業生如台灣那樣,只有五千元月薪。

  香港童話式的示威這樣盲玩下去,不會有好結果!這條船不到達彼岸,在大海中就向下了。

「巴士的報」是一份網上報紙,讓網民隨時隨地拿着手機或平板電腦可以看到。www.bastillepost.com

wh.lo@bastillepost.com

盧永雄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