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士的點評——你選擇的道路如何 你的命運必將如何

  香港八一八集會沒有大事發生,事前各方預計這麼多人群聚集,散會後高危。中央部署大量武警在深圳,不少泛民頭目也用不同理由離港避風頭。這種事先張揚的事件,各方都會克制,通常不會出大事,但也不代表之後不會出事。

  昨天發生了令人傷感的大事,不過沒有太多香港人會留意。中共中央和國務院公佈支持深圳成為改革的「先行試驗區」,簡言之,是內地所有改革措施的試驗區。首先,以後在內地各地方推行的改革試驗,只要深圳覺得對自己有利可行,立即可以實行,深圳不需再向中央申請,例如上海的自貿區有創新措施,深圳全部可以照搬。其次,深圳可以自己提出各種創新性試驗,例如將來人民幣逐步自由兌換,深圳一定先行先試食到盡,它是人民幣在岸市場,遠比香港做的離岸市場大得多。按規劃,在二〇三五年即十六年後,深圳的城市綜合經濟競爭力世界領先,建成「具有全球影響力的創新創業創意之都」,最後發展成為紐約、倫敦那樣的國際最先進的大都會。阿爺是想做大深圳,成為香港的plan B,要對沖香港風險的意圖十分明顯了。

  聞說昨天原本由中辦發佈通告,最後在深圳爭取下,改用中共中央和國務院這種最高規格發佈,這是等如建設經濟特區的規格。深圳已如出柙的猛虎,一去不回。最妙的是公佈的時機,選擇在香港大集會的日子,香港搞政治內耗沒完沒了,深圳就在中央全力支持下,快速殺上大搞經濟發展。

  看見中央支持的重點地區的轉移,令人感慨良多。中央過去對港政策較親密,對台較疏離,如今中央對香港的態度「對台化」,大有「你玩夠先至返來搵我」的味道。我曾經和大學生討論如今局勢,話:「香港這樣搞政治搞下去,中央政策轉移,香港好快就被深圳、上海、廣州逐一超越。」大學生答謂:「我哋根本唔關心呢啲嘢。」話音未落,不幸言中,中央政策加快轉移,香港真是求仁得仁了。

  在上世紀四十年代中業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後,西方列強屬下的殖民地紛紛獨立,本來以為他們照抄西方選舉制度之後,很快會發展起來,怎料一、二十年過去,不少新興獨立國家紛亂不休,美國學術界就明白國發家發展不是必然,開始了「發展學」的研究。其實七十年過去,香港今天仍然面對同樣問題。

  你究竟選擇做一個政治城市,還是一個經濟城市(國家也如是)。你選擇做政治城市,搞革命爭取一步到位建立理想國,就會出現無休止的政治鬥爭,周而復始,永不止息。你選擇做經濟城市,搞經濟建設,把政治爭拗放一邊,城市/國家就會發展起來。

  革命相對發展,是天秤的兩極。遠的地方不講,講中國大陸和台灣。中國大陸在一九四九年建國後,頭八年搞經濟建設,但毛澤東按捺不住,由一九五七年的反右運動開始,政治運動就反反覆覆,不能止息,到一九六六年搞文化大革命,更走向世界震驚的高峰,到一九七八年開始改革開放,政治運動才算結束。建國頭二十九年,中國大多數時間在搞政治運動,國家發展停滯不前,中國人口中有六億人,長期處於赤貧水平。直到一九七八年鄧小平領導中國,走上開放改革之路,對敏感的政治議題採取「不爭論」的態度,全力發展經濟,四十一年後的今天,中國令六億人脫貧,破了人類歷史紀錄,中國亦一躍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選擇搞政治,只會令吃政治飯的人獲益,其他人飯也吃不飽;選擇搞經濟,即使並不完美,也會令多數人受惠。

  也看台灣。國民黨一九四八年開始敗走大陸,逐步遷台。一九四八年發生二二八鎮壓事件之後,國民黨政府宣佈戒嚴,一戒就戒了四十三年,暫停所有選舉,禁止成立政黨,禁止開辦新的媒體,直至一九九一年才停止戒嚴。台灣在這一段完全無得玩政治的時期,痛定思痛,全力發展經濟,成為亞洲四小龍之一。在七十年代末,一個小小的台灣,其經濟動能比大陸還要大。

  但李登輝是政治動物,他出任總統後,在一九九六年引入總統直接選舉制度,他在直選中連選連任再執政,同時帶領台灣,走上台獨之路,台北自始由經濟城市,變成政治城市。二〇〇〇年民進黨陳水扁上台,出任總統,台灣局勢急速政治化。過去二十三年,台獨力量大部份時間執政,台灣大玩政治,被大陸隔離,經濟走上衰敗之路。

  一個國家、一個地區、一個城市,甚至一個人皆如是,選擇了搞政治,看甚麼都政治化,結果只識玩政治,不懂做其他事情,結局不是出現內戰,已算萬幸。

  八一八的確是香港未來發展的分水嶺,不是因為示威者終於願意「和理非」一次,而是中央拍板放深圳這隻小老虎出柙,不再因為要特別照顧香港,而把她關在籠中。香港的未來,已變成板上釘釘的事。

  台灣由一九九六年開始搞政治,衰足二十二年,去年深綠高雄市才選出國民黨韓國瑜做市長,才有一小點改變。香港人更富裕,恐怕花二十二年也未必足夠去覺悟,那時已經是二〇四一年了。

  你選擇的道路如何,你的命運必將如何。

「巴士的報」是一份網上報紙,讓網民隨時隨地拿着手機或平板電腦可以看到。www.bastillepost.com

wh.lo@bastillepost.com

盧永雄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