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士的點評——香港最缺乏的東西——開放性

  昨天講到「香港獨特論」站不住腳,在香港和深圳未來的雙城競爭中,恐怕香港會黯然失色。我這些說法,惹來一些精英朋友的異議。有人認為香港毋須與深圳比較GDP,香港也不需要與內地融合,香港可以走國際化,自然會找到自己的新天地。

  不少香港精英都有這種想法,他們就是覺得香港很獨特、很國際化、不可取代。但香港未來的發展,是否可以在國際城市之路上更上層樓,我亦深感懷疑,主要是覺得香港正逐漸流失一些向前發展的重要特質。從制度而言,香港逐漸缺乏開放性;從人的特質而言,香港人亦不具備饑渴感。缺乏這些特質,香港無論想用任命形式去發展經濟,都會面對重大局限。

  先講開放性,香港過去是英國殖民地,英國把香港創建成一個自由港,深具開放性。一九四九年中國解放,香港之後經歷了一波又一波的移民潮,大多數人口都是外來的移民城市,其開放包容的特色不容置疑。就這樣,香港從五十萬人口起步,成長到一個七百四十萬人口的國際城市。

  如果硬要把香港與深圳作出比對,深圳也深具一個開放性城市的特質,深圳原本是一個人煙稀少的小農村。鄧小平在一九七八年提出改革開放,成立了四個經濟特區,深圳便藉著特區政策拔地而起,急速發展起來。深圳現時一千三百萬的常住人口當中,絕大多數都是移民。

  現今流行一個說法,二十一世紀的最重要資產是人才,人才的質量,絕對左右着一個城市的興衰。今天,深圳吸引人才的能力,穩居中國第一。二○一八年,全中國的人口流入地區當中,最大的贏家是廣東省,增加了一百七十七萬人,當中以深圳為最,人口增加了四十九點八萬人,更重要的是,深圳吸納的人口,都是知識水平比較高的技術人才。

  反觀香港,對外來人口抱抗拒態度,對內地人流入香港固然很厭惡,對外國人來香港工作,態度也只是中性,不很歡迎,亦無主動吸引人才的政策。香港人逐漸產生出一種圍城心態,覺得自己很好,不想其他人到來搶飯碗,當一個城市沒有開放性,還如何進一步國際化呢?即使以國際化發展空間而言,我還是看好深圳多於香港,因為深圳的進步空間還很大。

  至於人的特質,內地的農村和城市的發展有差距,農村較落後。中國每年產生的大學生達到八百萬,而當中有很多大學生來自較為貧困農村,他們的特質就是饑渴,他們的夢想就是進入大學,畢業後在大城市工作,便可以在人生階梯上大幅爬升,徹底改善生活,成為家鄉光宗耀祖的尖兵。反觀香港,年輕人都在溫室長大,成長環境富裕,父母們努力工作,但對子女的口頭禪往往是:「咁辛苦?不如唔好做啦!」年輕人的戰鬥力便大大減弱。

  我看李光耀的回憶錄,書中講新加坡獨立之後,他如何為新加坡打拼,在國際間爭一席位,可以說是用「不擇手段」來形容,甚麼生意都去搶,對新加坡有利就瞓身去做,絕不挑食。若用新加坡的思維放諸香港身上,絕對不會放鬆對內地的生意,搶內地的生意、搶內地的人才之餘,同時也不會放過國際的生意和人才。

  若香港決定不想與內地融合,不做或者少做內地生意,只著眼於與外國人做生意,這是很天真的想法。因為在外國人的眼中,香港只是中國南部的其中一個開放的城市而已,他們來香港做生意,只是把香港視作進入中國的跳板,認為香港是中國的代表。當香港脫下這個代表身份,吸引力就大打折扣,外國人為甚麼不去新加坡要來香港呢?

  國際舞台是一個割喉競爭的森林,要博到盡去搶食。香港人一味揀飲擇食,只想發展自以為是的理想模式,是永遠不會成功的,搞政治如是,搞經濟也如是。香港如今的問題,是很多不同年齡的人都在追尋空想,不肯面對現實,最後會撞在一塊鐵板之上。

「巴士的報」是一份網上報紙,讓網民隨時隨地拿着手機或平板電腦可以看到。www.bastillepost.com

wh.lo@bastillepost.com

盧永雄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