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士的點評——臨界點到 不割席就要負責了

  香港局面已到臨界點,距離最後一戰不遠了。看來未到十‧一, 八三一(人大決定五周年)就要決戰了。

  荃灣暴力示威高度動員,已接近逼出重大傷亡的階段。暴力示威發展至今,示威者變得非常有組織,幕後有指揮,成員有分工,遍地開花,一擊即退,令警方疲於奔命。更加不要講優良裝備,令他們不怕催淚彈甚至不怕橡膠子彈。

  我周日甚為擔心荃灣狀況,晚上六時觀看電視直播,目睹開槍一刻。先有大班暴力示威者在二陂坊襲擊店舖,他們稱要店舖交福建幫出來,其實大多店舖早已落閘,示威者去到一間麻將館,撬爛鐵閘再打爛玻璃門,店內有負責人在,雙方對峙。二陂坊是出名黑社會盤據之地,居民一般不到此區活動。睇住對峙情景,我心想如當時店內的人攞刀追斬示威者,或者示威者掟一個汽油彈入舖內,這會鬧出重大流血事件。

  睇直播見到示威者撬閘撬了超過五分鐘,心想店內的人應已報警,但當時荃灣多處有暴力示威,警察疲於奔命,不能第一時間到場,終於見到少於十名防暴警衝到,走入二陂坊驅趕示威者,但好快示威者發現人數比警察多,稍為退卻便再湧出,用鐵通、竹枝等追打警察。防暴警人數少,節節敗退,被示威者包圍暴打。

  這個時候,有個警員拿出佩槍向天開了一槍,暴民四散,警員持槍指向欲衝前者,電光火石之間,撲出一名灰衣男子跪於警員面前,叫不要開槍,當時警員跟示威者對峙,情況危急,警員一腳踢開那個跪者,喝令示威者退開,警方事後解釋該男子處於持槍警員火線正面,不應有人在,警員用腳推開男子嘗試推離範圍。而這幾名警員見情況稍為受控制,向後退卻。

  網上傳出,話警員拔槍指向跪地者,亦指警員向記者及平民開槍。台灣媒體如獲至寶,借這張相宣傳。如果有睇直播,好難下這結論,證明有圖有片都無真相,只要你不將前面的片放出,只截取警員開槍之後持槍指向灰衣男子或踢開他的片段,就覺得警員粗暴。

  但像我由頭睇到尾,就覺得情況凶險,示威者用鐵通竹枝暴打警員,弄不好一支插入警員身體,便可致命,警員生命安全的確受威脅。講法律,按公安條例第46.3條,警察執行公安條例而動武,使他人傷亡,不需負上民事或刑事責任,警員當時有充足理由開槍。無論是示威者插死警員,還是警員開槍打死示威者,皆是悲哀的流血事件。

  局勢發展到如今,到隨時擦槍走火的臨界點。若不停止暴力示威,最後流血是必然後果。又或者要進入緊急狀態,實施全面管制,現時反對派議員聲言不與暴力割席,由於他們的取態,鼓勵年輕人像打電腦遊戲一樣,充滿幻想地參與暴力示威。換一個角度,若無暴力示威,就不會有警員動武回應,最後既不會有示威者被警員擊斃,也不會有警員傷亡。停止暴力是阻止災難惡化的關鍵,那些不與暴力割席的議員或公眾人物,都是抱著討好示威者的心態,不希望給最激進示威者圍攻,甚至不想割席會影響了未來在議會的選票,是極自私的心態。

  城破碎了,血流開了,大家還能獨善其身嗎?支持暴力的人,絕對要為流血負責。派對結束後,只餘下一個寒冬。

「巴士的報」是一份網上報紙,讓網民隨時隨地拿着手機或平板電腦可以看到。www.bastillepost.com

wh.lo@bastillepost.com

盧永雄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