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士的點評——硬還是軟——67暴動關閉中華中學的故事

  暴力示威持續至今已到要研究《緊急法》關口。近期政府打擊暴力示威不見得很有方法,政府不同機構各自為政,連愛國報章亦忍不住要批評政府:「只有警隊孤軍奮戰,其他人在哪裏?」出現這境況,反映兩條路線鬥爭。

  暴力示威發展到這階段,有意見覺得一味妥協不是辦法,要強硬起來,政府要快捕、快審、快判,遏止示威,政府須豎起大旗,成立戰時內閣,統籌打擊暴力示威的地面戰和輿論戰;另一種意見則認為盡量妥協,搞平台溝通對話,讓示威降溫。

  細看一九六七年暴動歷史,有很多可茲借鑑的地方。當年港英和英國政府內部,也有硬與軟的鬥爭。以港督戴麟趾為首的港英政府,是代表硬的一方;英國駐北京代辦處的英國駐華代辦霍普森(Donald Hopson)是代表軟的一方。英國聯邦關係部(即後來的「外交及聯邦事務部」)則是仲裁者和話事人。他們爭論其中一個焦點是北京是否支持香港左派發起暴動。港督戴麟趾相信北京角色是被動的,如果香港採取強硬行動,迅速解決暴力示威,反而幫助北京解決難題。但霍普森有不同看法,他認為港英政府強硬對付暴力示威者,會破壞中英兩國外交關係。實情是,駐京外交官是害怕港英政府在香港武力鎮壓暴力示威者,他們在北京辦事處會遭到攻擊。軟與硬的觀點爭持,聯邦關係部居間調停。

  暴動期間一件重大事件是「中華中學事件」。港英政府在五六十年代對教育投入很少,左派大舉興辦中小學,以低廉學費吸收學生,左派學校學生成為暴動中的主角。一九六七年十一月二十七日晚,中華中學學生在自製炸彈的時候發生爆炸,一名學生炸斷三根手指。教育署決定關閉中華中學,直至六八年八月十五日。到封閉期滿之前,港英政府要作決定,究竟要永久關校,還是讓學校重開?戴麟趾傾向永久關閉該校,但霍普森強力反對,他認為示威已稍平息,不贊成港採取強硬手段,再生事端,他認為要採取懷柔政策,釋放暴動期間被捕的人士,重開被封學校等等。

  戴麟趾寸步不讓,他在內部文件內講了一段話:「毫無疑問,除非我們進一步限制學生受到顛覆性思想灌輸的機會,否則公眾的士氣、市民對政府採取果斷手段的信心,和治安部門的行動效率,勢必會受到不斷累積的負面影響所破壞。」他認為妥協是投降主義,這些甘願折腰的態度只會帶來更大壓力,相反,恰當反抗,即使會帶點風險,也會令對手收斂。

  戴麟趾是一名老謀深算的政客,他最後作了一些妥協,推遲永久關閉中華中學的決定,主要考慮到霍普森在北京的任期將到該年的八月底屆滿,當時駐華外交官要得到中方批准簽證,才可離境。如果在霍普森離境前關校,可能激怒北京,令他不能回國。戴麟趾最後選擇在霍普森離京抵港幾小時之後宣佈封閉中華中學。

  從港英政府打擊六七暴動的歷史表明,面對群眾運動,處理手法永遠有軟和硬兩條路線。當軟路線嘗試以後,既得不到自己人的支持,對手亦不接受,如何果斷地作強硬手段去打擊,就是止暴制亂的關鍵。

  最怕出現向下螺旋(Downward Spiral),該強硬時不強硬,令局面不斷惡化,變得要更強硬才可以收拾殘局,又不想「更強硬」,就眼白白任由局面一直爛下去,直至爆煲為止,希望香港不會邁向這個殘局。

「巴士的報」是一份網上報紙,讓網民隨時隨地拿着手機或平板電腦可以看到。www.bastillepost.com

wh.lo@bastillepost.com

盧永雄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