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士的點評——我們為甚麼要學烏克蘭

  香港的暴力示威已經接近對決時刻,在這場號稱沒有大台的運動當中,示威者有高度戰略性的部署。上周末段,港鐵決定在示威時段內停止列車運作,停車落閘,此舉顯然可以減少示威區內的群眾人流。

  在上周六的示威中,的確見到減少了邊緣群眾的效果。不過,在運動幕後的組織者,卻大力度增加暴力的強度。在剛過去的周日荃灣示威,運用游擊戰術,到處點起火頭,還在人流密集、黑社會盤踞的舊區二坡坊發動暴力襲擊,試圖點燃流血衝突。最終有驚無險,警方雖然開響第一槍,但沒有造成傷亡,但已到了千鈞一髮的時刻。

  政府正在部署引用《緊急法》去遏止示威,而運動的幕後組織者則似乎想把決戰時刻推前,怕實行《緊急法》之後,群眾會進一步流失。如果本來的設計是借九月開學之後的罷課,把示威浪潮推到十月一日七十周年國慶,在國慶日製造大流血的話,恐怕他們計劃將決戰日提早到本周六(八月三十一日)。民陣申請集會和示威遊行,終點在中聯辦。荃灣示威的策劃者已經把暴力升級至大量投擲燃燒彈,並且不再匿藏在暗角處擲出,而是公然在示威群眾中投擲。恐怕在八‧三一,目的是用燃燒彈瘋狂襲擊中聯辦,試圖迫使警察開槍還擊,製造流血傷亡。警方沒有批准是次的集會遊行,但相信暴力示威者仍會繼續上街,不會改變他們的對決計劃。

  在決戰前夕,各方面亦全力動員,有示威者計劃到處播放烏克蘭革命影片《凜冬烈火:烏克蘭為自由而戰》。另外,號稱「民主四老」之首的黎智英接受CNN訪問。他在訪問中形容中美貿易戰是民主與獨裁之戰,他說:「新的冷戰實際上是價值觀之爭,我們在香港是爭取與美國共同珍視的民主價值以對抗內地,我們正在敵陣之中奮戰。」另外,他又提到這次在香港搞暴動的目的很明確,就是要拉國家主席習近平下台。他說:「若國際壓力、經濟放緩及失業持續發生,中國便可能會有轉變,這不代表共產黨會倒台,但可能意味着習近平會下台,一個更開放的政府將會接管,讓我們慢慢走上正途。」他甚至誇張地說已準備好戰死。

  聽完黎智英的說話,你會發覺如果「焦土派」明確地提出港獨,黎智英就是想推翻中共,在香港和大陸建立一個親美政權。他毫不介意地形容自己在「敵陣」中,他很明顯示視美國為主,以中國為敵,在黎智英的大力鼓動下,的確令到這場暴力示威火上加油。

  現時的年輕人說香港要學習烏克蘭,但烏克蘭在革命之後得到甚麼呢?烏克蘭在革命前有民主選舉,政府也是由合法的選舉產生,只是政府被指為親俄,就因為一場街頭革命,政府被推翻了,換了親美的政府上場。結果激怒了俄羅斯,支持克里米亞、頓內次克州及盧干斯克州等地相繼獨立,烏克蘭國土分裂,經濟凋敝。最妙的是,俄羅斯總統普京透過網上攻擊,協助特朗普上台執政。特朗普變成了俄羅斯之友,對俄羅斯在烏克蘭所做的事情,隻字不提。俄羅斯俘虜了烏克蘭的戰艦,特朗普亦不理不管,最近還大力邀請俄羅斯加入G7國集團,變成G8。美國擺明是以「利益」(American Interest)為先,而不是以民主為先,我很不明白香港年輕人還要學習烏克蘭,想推翻香港以至中國的現在政權,變成美國的附庸。

  烏克蘭革命其中一件事情值得記取的是,當日在群眾示威當中,射殺示威者的冷槍,事後發現是來自於反對派陣營,根本就是一場自導自演所觸發的流血衝突。香港這種運動,也已去到這種暴力衝突的邊緣。我們不會怪責一時衝動的年輕人,是要怪責那些別有用心的大人,他們把香港的年輕人推到死路,把香港推往深淵。

「巴士的報」是一份網上報紙,讓網民隨時隨地拿着手機或平板電腦可以看到。www.bastillepost.com

wh.lo@bastillepost.com

盧永雄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