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士的點評——究竟是民望戰還是反暴戰?

        暴亂不散,表面上是政府無回應反對派訴求,若這場運動是反對逃犯條列的話,政府實質上放棄了修例,回應了最大訴求,暴亂未息,除了年輕人憤怒情緒外,也源於幕後人想策動推翻政府的亂局。

  我跟一位了解一九六七年暴動的高人傾過,他憶述當時暴動遠比現在劇烈,當時戰後二十多年,新移民教育水平低,戰後一代不少人未受高深教育,民風彪悍也不怕死。加上暴動背後有內地文革背景,示威者打出反殖民旗號,很快用極端恐怖手段,製造土製炸彈攻擊,當年港英政府的抗暴形勢遠比現在的凶險。即使英國政府內部有主和派及主戰派,但只是程度及手法不同,基調仍是「打暴動」。

  現在暴力示威者弱了,政府同樣弱了。看不出政府有一條心去打暴力的心理,在打與和之間猶豫,想和談的動機除了受「和理非」理念影響之外,高官也考慮自己的民望,令很多人不願出來打仗,只抱各家自掃門前雪心態,遇到政策建議,第一個反應:「咁樣會唔會俾人鬧㗎?」政府高官如是,其他部門、公共機構有樣學樣,一盤散沙,抗暴不力。這個「民望論」分析甚有見地,產生幾方面影響。

  第一:行動動機。若政府動機為了維持民望,自然對「硬」的事情不願做,或做了都不願講,但「軟」行動便爭着做,做不到便說其他人不讓他做。動機錯了,難有所成。

  第二:戰略部署。若高官只一心維持民望,或存心做軟工夫和「和理非」交差,就不會在戰略上全面統籌打抗暴戰。熟悉六七暴動高人講起,抗暴戰如打仗一樣,須精密部署,當年英國調動軍情人員來港協助港督戴麟趾。打擊暴力先將較和平示威者與核心暴力示威者分離,精準地打擊後者,切斷領導、資金、人手、溝通宣傳網絡。打擊後要有跟進支援,組織法庭快捕、快審、快判。終審法院首席法官完全可以用公眾利益為由,定判刑指引,因應暴亂情況,指示各級法庭法官不要批准涉暴動等重罪者保釋外出,從重判刑,甚至組織特別法庭加快審判。這既減少最激烈示威者人數,亦挫其銳氣。這些行動需要特首帶頭組織,聯同終審法院首席法官及律政司司長部署。若政府心思不放在打暴之上,刻意求和,怎會部署法庭作這些超常規行動呢?

  第三:影響。即使不動用緊急法,特首本來有好多工具及權力可打擊暴力,但特首及高官打擊暴力的意志薄弱,就不會運用那些權力,影響很壞。即使形勢迫使警隊及部份公共機構出擊,但事前無部署,事後無跟進,變成事倍功半,打一打又放軟,令極端暴力份子及其幕後組織者有空間喘息唞氣,重整旗鼓再攻。

  結論是政府要立定決心打暴力。即使從民望角度,社會上支持反對派和建制派本來是六成與四成之比,但特首民望只得兩成,連建制派都有一半以上不支持特首,已到輸無可輸境地,何不放手一博?更重要的是在歷史轉折大時代,做好件事,比搞好自己民望,重要一千倍,這是對公眾最好的交代。

「巴士的報」是一份網上報紙,讓網民隨時隨地拿着手機或平板電腦可以看到。www.bastillepost.com

wh.lo@bastillepost.com

盧永雄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