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士的點評——搞搞震最後只會搞到窮人

  政府昨日提出四大行動:一、正式撤回修例;二、委任兩名新成員加入監警會;三、政府高官走入社區聽民意,搞對話平台;四、邀專家學者研究深層次問題。這些建議能否止暴制亂,還須拭目以待。

  社會反修例的聲音很響亮,另一邊的聲音就無人代表,但不等如這些聲音不存在。上周六晚暴力示威者到處流竄,當他們坐港鐵到太子站的時候,便和車內的中老年人爆發衝突。這其實只是在一列港鐵車廂內的一個隨機的處境,證明了社會上也有一大批反對暴力示威的市民。我與不同的中老年人談過,他們對近期的暴力示威不滿。

  第一,是失去了安定的自由。有位八十多歲的婆婆,每次在電視上看到有人堵塞馬路和投擲汽油彈,都十分不滿。由於她住在荃灣區,暴力示威者經常搞到這個地區。她對暴力示威者的最大不滿是他們破壞了香港的安定。她提到一九三○年代的抗日戰爭,說當年日軍打到她家鄉所在的廣東農村,燒了她家儲存糧食的小倉庫,從此一家人便要捱餓,一家人吃完家裏的木瓜樹上的木瓜之後,把樹砍掉,把樹心挖來吃充饑。她的兩名弟弟餓到腳也腫了,後來全靠村裏的「大天二」(即黑社會)好心分給他家一些糧食,才不致全家餓死。她說自己後生時在香港也捱得很辛苦,好不容易晚年有一個比較安定的環境,但卻被現時的暴力示威者破壞了。

  她氣憤地說:「示威嘅人搞搞震!搞嚟搞去只係搞到啲窮人,你驚會搞到啲有錢佬咩?」的而且確,富豪的錢食十世都未食完,暴力示威搞到經濟不好,他們只係賺少一些,窮人就手停口停。持續的示威活動,最後會令到廣大市民的生活大受影響,這個道理連八十多歲婆婆也明白,但示威者卻不理會。

  第二,是失去搵食的自由。示威已搞了很長時間,對經濟已造成嚴重影響。旅遊業、飲食業、零售業等都受重大損害,已有很多酒樓倒閉。傳媒想訪問已倒閉酒樓的老闆和員工,他們也不敢出鏡,怕樣貌曝光後會被起底和網上欺凌。在八月五日的所謂「三罷運動」,很多年輕的示威者阻礙港鐵開動,他們在很多列車上與乘客發生嚴重口角。有些乘客說:「我哋唔返工,邊有錢養你哋?」反對派搞罷工活動不太成功,他們唯有堵塞交通工具,阻礙別人上班。這是一些人在行使其政治自由的時候,嚴重侵害他人搵食的自由。

  第三,是失去免受政治污染的自由。九月二日開學日,示威者發動罷課。有朋友見到當年他的兒子當年很想報讀的名校都在罷課,他很慶幸兒子入讀了一所Band 2學校,該學校相對平靜。另一位朋友的女兒正在讀幼稚園K2,該幼稚園雖然沒有罷課,但老師卻在課堂上講解罷課的事情,小女兒回家問她為甚麼她不可以罷課。試問四歲的小朋友,心智有多成熟,可以理解這些政治事件呢?朋友控訴向心智未成熟的小朋友灌輸政治理念,無異於洗腦。

  警方上周六在太子站內拘捕了一名十三歲的學童,他的背包內便發現藏有汽油彈。究竟這名少年的思想受了甚麼影響,年紀這樣小便帶著汽油彈去示威呢?為甚麼那些支持學生罷課的政團,不解釋一下他們有甚麼權利在學校灌輸其政治理念?到底家長是否可以選擇子女在學校免受政治污染的自由呢?

  暴力的、違法的示威者,就是把自己的政治理念無限放大,標榜成公義,然後肆意侵擾別人的自由,透過干擾別人自由去癱瘓政府,以達致其政治目標。政府在注重示威者意見的同時,如何保障小市民的自由不會受到侵害,有安定的生活呢?

「巴士的報」是一份網上報紙,讓網民隨時隨地拿着手機或平板電腦可以看到。www.bastillepost.com

wh.lo@bastillepost.com

盧永雄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