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士的點評——香港未識死

  正當香港的暴力示威持續之際,國際評級機構惠譽將香港長期信貸評級由「AA+」下調至「AA」,展望為負面,又預期,今年香港的實際GDP增長為零,明年增長預期為百分之一點二,是一個很低的增長率。惠譽又估計香港今年的財政盈餘會收窄至零,雖然惠譽估計香港的一國兩制框架會保持完好,但公眾的不滿將繼續存在。

  今次惠譽直接將香港的評級調低,而且展望也是負面,意味着如果情況轉壞,會再調低評級。一般市民不太明白調低信貸評級的意思,全球三大信託評級機構穆迪、標準普爾和惠譽,為國家、地區及公司債務進行評級,評級愈高,代表風險愈低,而利息是風險的補償,高評級意味着付出少一些利息也可以借到錢,評級降低,借錢就要支付更高的利息。

  香港經濟本來已經受到中美貿易戰的衝擊,再遇上這場政治風波,雙鬼拍門,令到信貸評級被調低,整個社會都要付出代價。一般不關心經濟的人對信貸評級的新聞毫無感覺,然而,香港的危機,其實還在後頭。有一位很了解一九九七年亞洲金融風暴的退休高官跟我說,香港如今的狀況,逐漸類近一九九七年外界狙擊香港的狀況,主要有幾個方面。

  第一是資產泡沫高漲。一九九七年的時候,樓價一萬元一呎,已經很貴。現時平均價已升到萬八元。股市雖然跌了下來,但恒指二六六九○點,仍處於相對高位。資產價格高,代表有狙擊的空間。早前政府宣佈撤回《逃犯條例》修訂草案,港股當日勁升近一千點,有傳聞說是阿爺夾高股市去懲罰沽空者,即使不看得這樣陰謀,這顯然是一種夾淡倉行為,否則,「撤回」兩個字怎值一千點?股市可以在一天內上落一千點,客觀上也證明了有大量淡倉累積,潛藏着比較大的風險。

  第二是區內貨幣弱勢。金融風暴其中一個表徵是狙擊港元,一九九七年時美元強勢,日圓大跌,拖累區內貨幣出現危機。港元變相與美元掛鈎,在七點八五至七點七五的水平窄幅上落。受到中美貿易談判影響,人民幣兌美元跌穿七點一水平,港元無大跌,等如變相升值了。如果港元自由浮動,由於香港經濟有一半以上是受到內地因素影響,相信港元幣值應該較現時低一些。本地幣值偏高了,就存在被狙擊的誘因。

  第三是難以控制的政治風險。一九九七年回歸,香港由英國殖民地變成中國之下的特別行政區。香港在殖民地時代,受英國蔭庇,由於英國與美國是盟友,美資狙擊香港時會有所顧忌,因為英美政府之間會有溝通,美國政府也會約束美國的大鱷。

  回歸之後,香港轉了老闆,美資對沖基金便可以肆無忌憚地大舉襲港。香港現時的政治風險更高,內憂外患,中美因貿易戰而交惡,美資襲擊香港更不會客氣。

  雖然有財經界人士說當年有很多巨型對沖基金(Mega Fund),例如「老虎基金」,而現時的對沖基金的體積已細了很多。

  另外,香港財政儲備亦較當年龐大。不過,現時出現一個纏擾不休的政治因素,就是街頭暴力示威揮之不散。政治不穩定已經令到資金有撤離香港的傾向。

  綜合上述幾個因素,一場狙擊香港的完美風暴正在慢慢形成。退休高官覺得很擔心,怕香港財政會急速轉壞,但慨歎香港人未識死。

  我覺得這場風波是一個陽謀,附加一個所謂「攬炒」的宣傳,令得參與政治運動的年輕人覺得香港經濟愈插愈好。不過,當風暴真正來襲的時候,首當其衝的仍是低下階層,裁員減薪潮將會蜂擁而至。和以住不同的是,今次阿爺不會再出手救港。香港撤回修例,內地網民罵聲四起,話不應向暴力示威讓步,阿爺好難再出招挺港了。

「巴士的報」是一份網上報紙,讓網民隨時隨地拿着手機或平板電腦可以看到。www.bastillepost.com

wh.lo@bastillepost.com

盧永雄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