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士的點評——雪崩時,沒有一片雪花是無辜的

  國慶日的暴力衝突一如所料,全城爆發。幕後黑手為了要令國慶變成國殤,鼓動示威者行使暴力,無所不用其極。

  由於暴力行動遍地開花,泛民又發動遊行,拉走了大批警力,警察在當天可以用「疲於奔命」四字來形容,不幸中之大幸是當天沒有人死亡。十八歲的示威中學生中彈,但沒有生命危險,已屬萬幸。當然,當天港鐵大面積關閘,減少了「和理非」出來支持暴力示威者;另外,令到激進示威者不能夠那麼容易四處流竄,已成功降低了暴力示威的災難程度。

  這場衝突,完全是發動者自導自演,我曾多次預告有人在國慶日想搞到流血收場。警方事前也發出嚴重警告,說收到情報,會有極其嚴重的衝突,呼籲市民不要上街。結果還是繼續有人上街,繼續有人大搞,出現這樣的結果,本來就係注定的結局,現時已不是最悲慘的結果。

  回到事件的本源,為甚麼一定要在國慶日全面搞事呢?如果示威者只是一些天真純良、理想化年輕人的自發行為,便不應該這樣有組織,暴力程度的升級也不應該升到這種高度,更不應該硬要選定「十一」這個日子不放。因為這個日子不是甚麼決戰日,也不見得在這天搞多些示威,便可以得到他們想要得到的東西。

  如果策劃者是泛民的話,就更是蠢得不成了,因為他們想爭取雙普選,要迫阿爺讓步。而七十周年國慶慶典,是北京的頭號大事,選擇在別人搞慶典的日子撒溪錢、搞破壞、製造流血事件,這是用極端方式去挑釁對手,要對手有最大的反應。如果中央忍不住,出動武警或者解放軍,香港甚麼民主都將失去。正如一直以來都很激進的古思堯亦跳出來發聲,說運動再這樣暴力化下去,最後迫到解放軍出來平亂,泛民將變成地下組織,所以他要呼籲停止暴力。泛民無疑是蠢,蠢到要在「十一」搞遊行添煩添亂,但不至於蠢到做整場運動的組織者。

  很多人想極都不明白,這場運動不斷地暴力化,沒有人相信可推翻中共,究竟參與者可以達到甚麼目的?我認為幕後黑手並非想要達成甚麼有建設性的目的,他們只是為破壞而破壞,目的是要搞散香港,他們煽動和引誘青年去挑釁警察,迷惑他們把頸伸到刀口上,想製造流血事件,以證明一國兩制失敗、證明中國是暴政。明白了這個道理,很多謎團都可以解得通。

  大家毋須太執着於大河道的警察開槍事件,若不止亂,未來類似事件會很多。從法律角度稍稍分析荃灣開槍,從完整的視頻中可以見到,有一名防暴警察落了單,被一群激進示威者圍毆,還使用尖銳的物件圍插。另一名警察趕過來救人,舉槍阻嚇襲擊者,該名中五男生繼續衝上前用鐵通打向警員持槍的手臂。該警員要保護自己和同袍,在電光火石間開槍還擊。試想警槍被打跌在地,激進示威者也有搶警員佩槍的前科,後果將不堪設想。泛民開記者會嚴厲譴責警員開槍,我覺得他們在高危日搞遊行示威,才真的要被譴責,還要依法追究。

  和一班政界和傳媒人聊天,席間講到這場運動如何能夠停止。不止一個官員私下覺得,看來只有人死,才會停止,我的看法更悲觀,這樣暴力衝突下去,只死一個警察或者示威者,運動都不會停止,甚至會進一步激化。若暴力不停,恐怕要大面積死人,社會才會覺醒效應,運動才會停止。這是沒有人想見到的結局,但香港現時正向着這個方向發展,由政府以降,誰會有勇氣站出來阻止呢?

  法國思想家伏爾泰有一句名句:「在雪崩的時候,沒有一片雪花會承認自己的責任。」這句話的合理解釋應該是,雪崩之後,沒有一片雪花,可以逃避責任,雖然他們不承認。我們見到暴力場面不斷升級,卻不去制止,每個人都有責任;那些「和理非」的旁觀者,支持學生示威以至暴力襲警,這些同情者有責任;政府軟弱無能,亦有責任;反對暴力的人不敢企出來,也有責任。無分責任大小了,我們眼白白看着悲劇形成,眼白白看着自己的城市崩壞,不要再聲稱自己是一片無辜的雪花了。

「巴士的報」是一份網上報紙,讓網民隨時隨地拿着手機或平板電腦可以看到。www.bastillepost.com

wh.lo@bastillepost.com

盧永雄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