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士的點評——不讓步 就最好停啦!

  政府引用緊急條例訂立《禁蒙面法》,暴亂持續。我最喜歡和年輕人聊聊,了解一下他們那一代人想法。最近去大學和一個大學生傾過,這同學算是「和理非」的那一種,有很多同學如今仍然上街,但不是走在最前掟汽油彈那一種,是警察射催淚彈會走的那一類。這位同學對如今搞極都未完的亂局,和中年人同樣厭惡,很擔心任由局面亂下去,最後會出現大面積傷亡,下面主要反映時下大學生的的想法。

  一、上街的理由。主要是對政府、對警察的憤怒。大學生即使未必個個相信太子站死了七個人,但很多人認為警方濫用暴力。問起如何判斷一個媒體是否中立,這位同學就提起有女示威者被捕時露出內褲的新聞,話要看這個媒體有無報道這消息。大人們會質問女孩去示威為何還要着裙的時候,大學生關注的角度甚不一樣。當然對拘捕時示威者按在地上的流血畫面,他們也甚為反感。學生自覺自己為了公義,所以才行出來,即使模模糊糊覺得成功的機會不大。

  二、對話無作用。問起怎樣看政府和市民對話,這位大學生反問我估計政府有多大機會讓步,即使不是五大訴求(如今要加多一樣撤《禁蒙面法》),缺一不可,「起碼都讓多幾樣吧?」注意大學生的用語是「幾樣」,例如「可以全面停止起訴嗎?」

  當我說「就我所知不要說讓多幾樣,讓多一樣都好難」時,大學生就話:「喂咁仲對話嚟做乜?我花個幾鐘頭睇對話,真係要time cost喎(時間成本)! 」

  當我說「政府可能搞多十幾次對話,主要為顯示政府願意聽市民意見的誠意,但沒有甚麼可以讓」時,大學生的回應是:「唔係呀化?」

  大學生亦提出不是太明政府為何這邊搞對話,那邊立《禁蒙面法》,一時軟一時硬,不太知道政府想做甚麼。

  三、政府可以做甚麼?大學生問究竟有甚麼方法停止如今的混亂?我說愈拖下去,愈難停止,最後恐怕要發生大家都不想發生的災難,說到這裏,大家都有點「無語」的感覺,頗為傷感。

  我說最激進的那一批示威者,掟汽油彈、破壞港鐵、向銀行縱火、打爛商舖,可能只有一千、二千人,如今政府拘捕了他們,控告暴動罪的不許保釋外出,最後大多數最激進者會被拘捕,暴力人數大減。再出來行的只是不會破壞的「和理非」,社會可以恢復秩序,也容許表達不同政見。大學生問我政府為何不這樣做?我話:「怕被人鬧啩!人人都想做好人嘛」。大學生失笑:「政府都衰到咁啦,仲怕人鬧?」

  大學生倒是有一個「建議」,話:「政府唔讓步,就最好停啦!」大學生話政府和示威者根本在對立面,無甚妥協空間,若果不是從示威者的角度,而是從政府決策選擇的角度去考慮問題,讀中學都有教那些甚麼「思考圖」、「決策樹」,政府若無作出重大讓步的空間,就要走另一條路線,叫停暴力示威活動,這至少可以贏回希望和平的市民的民心,因為面對目前的亂局,大家都有點煩了。大學生更提到,這樣拖下去,會發生更多警察和示威者衝突的事件,大家積怨更深,對政府的怨恨更深。

  和大學生傾完,我又發覺,可能一個普通的學生,比身在局中迷失了的高官,更有智慧。

「巴士的報」是一份網上報紙,讓網民隨時隨地拿着手機或平板電腦可以看到。www.bastillepost.com

wh.lo@bastillepost.com

盧永雄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