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士的點評——泛民不割席的重擔

  反《逃犯條例》的暴力衝突持續到今天,從民調觀察,市民態度已經基本固化,支持和反對示威的人各自堅持己見,基本上不會太受轉變的事態影響。

  按最新的民調顯示,目前仍然支持連串反修例抗爭活動的民意有百分之五十一點五,不支持的有百分之四十三點二,兩者相差八點三個百分點,支持抗爭的民意比七月時下降四點三個百分點,但仍佔上風。不過,如果問到事件是否應該告一段落,同意告一段落的達百分之四十九點五,反對的有百分之四十二點九,支持結束運動的人倒個頭來多了六點六個百分點。支持抗爭的人有百分之五十一點五,但認為運動要持續下去的卻只有百分之四十二點九;換句話說,有百分之八點六支持抗爭的人不見了。合理的解釋,當然不是他們滿意政府的做法,但由於整個示威已持續超過四個月,即使支持示威的人也有部份人感到疲倦。另外,暴力示威帶來破壞,特別是破壞港鐵,令到港鐵停駛,造成生活上很大的不便,促使部份支持抗爭的人也認為,事件應該告一段落。

  按目前的狀況看,事件如果拖下去的話,贊成告一段落的民意應該會繼續上升,支持繼續進行暴力示威,慢慢就背上民意的包袱。

  這樣問題便來了,十一月二十四日將舉行區議會選舉,雖然一般估計泛民甚至激進派都會在選舉中大勝,但任由亂局持續,特別是在街頭掟汽油彈的行為愈演愈烈,以及暴徒破壞港鐵的行徑無法制止的話,會否令到泛民的優勢逐步逆轉呢?

  泛民及在背後支持他們的美國勢力,顯然已看通這個局,明白到任由暴力持續激化,最後可能出現災難,隨時會扭轉民意,減低到對泛民的支持。所以,前美國在台協會主席卜睿哲最近叫示威者見好就收,的確說到了關鍵點。

  不過,運動能否說收便能收呢?分析這場運動背後的支持者,除了本地民眾之外,主要還有三股外來力量推動,第一是美國勢力和親美的泛民;第二是台灣勢力和親台激進力量;第三是所謂「望北樓」勢力,指的是那些從內地逃到香港的貪官和商人,由於修訂《逃犯條例》會對他們的影響很大,所以出錢出力推動反修例運動。但自政府撤回修例後,「望北樓」的勢力亦消退了。如今,美國也叫降溫,剩餘的外地勢力,主要剩下台灣。

  我們也不要小看台灣力量。從「光復香港,時代革命」這口號,便透着濃烈的台灣味道。問香港人「光復」是甚麼,相信十個有九個都答不出來。台灣說共產黨竊據政權,要奪回政權,所以說「光復」。台灣勢力盤據,絕對不容易叫他們收場。台灣的總統選舉在明年一月十一日才舉行,國民黨候選人韓國瑜最近經歷了一輪民意支持低迷之後,出現一波反彈,據藍營的旺旺中時所做的最新民調顯示,韓國瑜的民望急彈七個百分點至二十七點九,而蔡英文的支持度三十五點一,差距較上月底的十三點七個百分點,縮窄至只有七點二個百分點。

  韓國瑜的民望反彈,小英受到威脅,最好的方法當然是從香港抽水,利用香港的亂局去拉抬她的民望。所以,即使香港的混亂已過了最高峰,但在外力影響下,未來仍存着很大的變數。

「巴士的報」是一份網上報紙,讓網民隨時隨地拿着手機或平板電腦可以看到。www.bastillepost.com

wh.lo@bastillepost.com

盧永雄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