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士的點評——攬炒正步向敗亡

  這場抗議運動正步向人流愈來愈少,但行動急劇激化的階段。星期日的示威出現割警員頸和放炸彈兩個極激進行為,朝向恐怖襲擊方向變化。

  第一、致命的割頸襲擊。剛過去的周日下午五時半左右,有警員奉命到港鐵觀塘站,處理一宗「刑事毀壞」案件,當時警員步入港鐵站,並不是一個衝突中的場面。但暴徒仍然從後趨前,以鎅刀割向一名警長的頸部。涉嫌者並無蒙面,事後馬上被警方拘捕,是一名十九歲的上水中六學生(如今因嚴重襲擊的被捕學生多是超齡學生)。

  二○○五年七月十九日,警員朱振國在深水埗追捕懷刀男子時,被對方以生果刀割頸,大動脈被割斷,導致腦缺氧成為植物人。今次這個中學生以鎅刀割警員頸,據說在疑人家中找到遺書,而涉嫌中學生行事時亦不蒙面。

  種種跡象顯示,這並不是簡單地表達不滿,而是意圖殺警的極端激進行為。有心人到處散佈「黑警死全家」的口號,已令年輕人極度激化。

  第二、遙控炸彈意圖殺警。另外也是在周日,有暴徒在旺角以手機引爆一個「遙控爆炸裝置」(RCIED),這個土製炸彈最後在距離警車不足兩米引爆,尚幸沒有造成傷亡。

  有消息指土製炸彈放在一個路障附近,估計放彈者意圖炸死炸傷拆路障的警察。在這場示威浪潮中,首次有炸彈爆炸,雖然威力不大,但令人擔心這只是一次演練,有更大的攻擊還在後頭。

  這場運動看似以一個「正常」的規軌前進。隨著時間拖長,運動爭取不了預期的成果,疲憊感生,群眾流失。

  但幕後鼓動者將暴力升級,維持熱度。暴力進一步嚇走「和理非」的支持者,群眾再流失,暴力又再升級。

  以外地經驗,暴力的終局可以發展成游擊戰或恐怖襲擊戰。但香港只有一千平方公里的小地方,很難打游擊,但發展到城市式恐襲,也不是沒有可能。

  如果香港的暴力抗議運動進一步恐襲化,可以達成甚麼目標呢?很多年輕人以為他們不斷抗議,是在爭取五大訴求的第五項——實現雙普選。香港的政制不能完全由香港決定,最後要由中央拍板,你估香港出現恐襲時,阿爺是馬上讓步給香港進行雙普選,還是堅持立場更不會讓香港雙普選呢?中央面對疆獨、藏獨、台獨各種勢力威脅,恐怕香港愈激,愈沒有機會普選。

  換一個角度,幕後鼓動者的目標,如果不為爭取普選,因為這種爭法並不理智,他們會不會是為攬炒而攬炒呢?

  我有一個外國學者朋友,問起我香港為何有「攬炒」這種說法,暴力示威打爛一切,你們不心疼嗎?他說如果發動戰爭,去別的國家搞破壞,進攻別人的城市,自然不怕會去炒,因為搞壞的是別人的地方。

  但如果是自發的抗爭運動,口口聲聲要攬炒,就相當笨了,因為甚麼也打爛了,制度破壞了,最後無人會受益。

  他的問題提醒了我,在香港宣揚攬炒理念的,可能是外來的操控者,煽動年輕人攬炒不是為爭取甚麼,只為破壞甚麼。炒得厲害,特別是逼到阿爺出解放軍出武警,證明一國兩制失敗,說不定逼到北京政權倒台,對手就成功了。這是攬炒的真正目的,炒低北京政府。

  若然攬炒以此為目的,就正步向敗亡。香港示威群眾減少,疲態畢露。阿爺認定香港的保安力量可以自己搞掂,不會派解放軍武警到香港平亂,「一國兩制玩完」的故事說不通。內地上下一心,政權更趨穩固。中美貿易談判達成第一階段協議,美國聲言不插手香港示威。

  攬炒炒不死北京,結果只要香港人不斷去埋單,香港何其不幸。

「巴士的報」是一份網上報紙,讓網民隨時隨地拿着手機或平板電腦可以看到。www.bastillepost.com

wh.lo@bastillepost.com

盧永雄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