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士的點評——民望政治 毒害甚深

  特首林鄭月娥最近的部份言論相當惹火,例如在上周末接受訪問時,說支持警隊嚴正執法,但不等於「盲撐每一位警務人員,每一個行動」,又話「願意研究在不違反法治下為未成年被捕者提供額外支援。」

  在過去的星期天,暴徒一共投擲了一百個汽油彈,還有警方在大埔截獲的四十二個,否則掟彈的數量更多。香港現狀還在打仗之中,但特首卻由領隊變了球證,難免惹起議論。

  香港的政壇、公營機構以至大學,都充滿住着想討好公眾、特別是年輕人的心態,其根源是「民望政治」。猶記得董建華落台之後,到曾蔭權上台,政圈透出挑選特首「以民望為先」的訊息。當時有高官私下搖首輕歎,說如果特首以民望為先,等於引入「民望政治」,特首事事考慮民望,將來甚麼也做不了。皆因香港的特首有異於西方的政治領袖,西方領袖背後都有堅實的政黨支持,香港特首沒有政黨背景,本來已經要做大量政治平衡的工作,如果再加上以民望優先的標準,特首將會更忘乎所以。這個十幾年前的評論,如今看來,有深刻的道理。然而其災難程度,卻不是當年可以想像。

  本來,特首以至公職人員照顧民望,無可厚非,但當所有事情都只考慮民望,愈演愈烈,最後就本末倒置,很多時候只會考慮民望,而忘記了自己應該要做的事情。例如有某大學上任校長在上任時,說他不會聚焦於大學的排名,要發展人文精神。結果校長與學生一起飲啤酒、看球賽。我當時已覺得相當驚訝,校長與學生一起看球賽,搞到很親民,增加他在學生之間的民望。但大學是教學育人之地,校長為甚麼不和學生一起看書,而是看球賽呢?做這些門面工夫,又能夠培養到甚麼人文精神呢?幾年之後,大學不爭取排名,便求仁得仁,國際排名如願下跌,而號稱培養人文精神的大學,卻變成了「暴民大學」。皆因大學的領導者,忘記了辦大學的應有工作。

  政府亦如是,做事要分主次,近年政府經常搞民望工程,由早年學前港督彭定康落區食蛋撻,搞些小化妝。到近年去到核心議題,覺得上屆特首得罪發展商,得罪泛民政黨,就反其道而行,改為親近之,當成民望工程的核心部份。因為特首覺得光搞化妝工夫,已經不夠,由於發展商有力操控輿論,而泛民政黨則主宰了是否攻擊政府的咪高峰,覺得「搞掂」泛民、「搞掂」發展商便可以得天下。結果當然是鏡花水月,空中樓閣。得到一天半日的太平,卻遠離長治久安的正道。

  如今暴亂已經過了最危險的關口,整場運動也露出了一點疲態,中央需要派解放軍或武警入城的風險已經大減,但並不等如運動已經平息。止暴制亂尚未成功,特首突然間又變回一名球證,好像很客觀地要去檢視警隊的行為,又話考慮支援年輕被捕者,大大挫傷了警隊的士氣之餘,還鼓勵了暴力衝擊。有年輕示威者私下也評論話,「政府一時一樣,都唔知佢想點。」

  香港的特首來自英治時期政務官,雖然是決策階層,但以前真正握決策大權的是英國高官,他們只需要聽聽話話,協助規劃政策便可以了。到回歸之後,政務官坐上了揸旗的大位,中央政府亦緊遵一國兩制原則,不插手香港政務。當「民望政治」毒害擴散,政府在不知不覺之間為民望而民望,只要民望上升,甚麼也無所謂,結果卻變成左右不討好,無所作為,但仍不知道真正問題的所在。二○一一年車公靈籤有云:「威人威威不是威」。執政者要有效施政,才是真正的威。愛搞政治化妝、塗脂抹粉的軟性工程,遇到困難便龜縮,一點也不威,反而只會被視為軟弱可欺,導致暴亂拖延,禁而未止。

「巴士的報」是一份網上報紙,讓網民隨時隨地拿着手機或平板電腦可以看到。www.bastillepost.com

wh.lo@bastillepost.com

盧永雄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