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士的點評——這是一場「仇恨革命」

  香港的暴力示威走到今天,參與人數銳減,但暴力程度繼續提升。

  在民陣上周日大遊行舉行前,先後有民陣召集人岑子杰遇襲受傷,以及一名黑衣人被持雙程證的廣西人劏肚。「劏肚事件」尤其奇怪,那名內地人在街頭襲擊人之後不逃走,還留在原地讓人拍攝還不斷大叫愛國口號,十分違反常情。施襲者的手法也甚為奇特,只把對方的肚皮劏開,露出了腸臟,卻沒有用刀深插對方身體,沒有傷及主要器官,取其性命,但看起上來卻相當恐怖。

  先不理會這些不尋常的襲擊是誰人指使,但客觀的效果會增加支持示威群眾的憤怒,催谷更多人出來示威。在上周日的非法示威期間,雖然警方事先收到線報,截獲了四十二枚汽油彈,但暴徒仍投擲了超過一百枚汽油彈,可見策劃者部署的暴力程度,有多嚴重。

  如果與示威者討論運動背後的黑手,他們會極之憤怒,因為他們覺得是自發出來示威的,這樣說是侮辱了他們。不過,現今世界,互聯網十分發達,幕後黑手操控了網上輿論,能夠成功左右人的思想。例如,在整場運動當中,警察沒有打死任何示威者,但在網上卻有人炮製出「太子站死人事件」,雖然至今仍沒有任何人證物證,但依然有很多人相信,可見單憑參與者的感覺,也無法證明事件背後有沒有操控者。

  講到幕後黑手,就讓人聯想到「顏色革命」。我專門就這問課題,詳細研究了中亞和東歐當年爆發的「顏色革命」(由於每個運動都以某種花朵或某種顏色作為標誌,所以叫顏色革命),今天香港的示威與當年的烏克蘭等地的顏色革命,雖然有很多相似的地方,例如仇視警察等等,但當中最基本的不同,西方顏色革命主要通過和平、非暴力的手法(即所謂的「和理非」)去推動本國的政權更迭,甚至要改變體制,主要是向歐美一方靠攏,追求所謂的普世價值。香港這場運動,卻充滿着暴力色彩,而不是花朵顏色。

  從襲擊警察,到街頭上掟汽油彈,到焚燒中資銀行、商店,到打砸燒毀不同政見者開設的店舖,再到圍毆不同政見的市民,香港的運動暴力程度很高,破壞性也很強。搞「顏色革命」的人之所以要堅持和平非暴力,因為只有這樣才能集攏到大多數人民的支持。香港的所謂「革命」,卻充滿暴力色彩,結果一方面嚇怕了部份和理非的支持者,另一方面卻令到香港的年輕人接受暴力是抗爭的主要手段,抗爭變得沒有了底線。

  雖然《逃犯條例》的修訂已經撤回,但很多年輕人還堅持繼續抗爭,我與年輕人談過,了解到他們的行為是基於憤怒,甚至逐漸變成了仇恨,而仇視的對象主要是警察,其次是中共。

  運動爆發的初期,核心已鎖定在仇警上,有人做大量宣傳,刻意放大警方的「暴力」,亦製造了很多針對警察的假消息,例如在新屋嶺的「性虐待」,在網上散播很多「相關圖片」讓網民傳閱,其後被踢爆,只是日本和法國AV片的截圖。

  仇警情緒是會隨着運動發展積累的,因為舊的印象未過,新的衝突出現,又會增加負面的情緒。現時民意出現一個「各打五十大板」的現象,覺得警方濫用暴力的受訪者有六成九,而覺得示威者濫用暴力的更高達七成八。雖然暴徒不可能打沉警隊士氣,藉此推翻政權,但已成功製造市民和警隊對立的情緒。

  至於仇視中共方面,很多年輕人對中共的仇視,沒有對警隊那樣厲害,對於中共的不滿,他們提到的都是課堂上講的「六四事件」,或者內地旅客滿街造成不便等。不過,我們在街上卻見到有大量「天滅中共」的口號,或者把中國等同納粹的塗鴉,遠比仇警的口號多。街頭出現的宣傳與年輕人的想法的落差,凸顯了有人刻意散佈仇視中共的情緒。

  由於其暴力性質,香港這場運動可說是非典型的顏色革命,或者更貼切的說,這是一場「不會成功的暴力革命」。暴力革命是要推翻政權,但特區政府背後有巨大的中國政權支撐,根本無可能推翻。

  這樣問題便來了,為甚麼幕後黑手要把運動搞得這樣暴力和富摧毀性,甚至嚇怕了和理非的支持者,但似乎在爭取一個不會成功的目標?最可能的答案是:暴力運動的目標只為打爛香港,從而否定一個兩制,激發港人仇視中國,而不是想達成甚麼目標。這也是我覺得整場運動充滿了台灣味的原因。這種「仇恨革命」,要把香港徹底毀壞,宣揚似是而非的攬炒理論,不應該是本地爭取民主者的藍圖,因為這樣搞下去,既不會有民主,香港也會變成廢墟,當中的得益者,已經不言而喻了。

「巴士的報」是一份網上報紙,讓網民隨時隨地拿着手機或平板電腦可以看到。www.bastillepost.com

wh.lo@bastillepost.com

盧永雄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