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士的點評——在大學搞革命是有代價的

  在大專院校內的示威並未止息,老師叫苦連天。

  我和一所頂尖大學的教授談過,他年近六十歲,說如果年輕十年的話,一定會離開香港的大學,去外地的大學教書,因為香港現在的氣氛,已令到學生根本不可教。他說,作為educator(教育工作者),使命就是要教好學生,當學生不由你去教的時候,便無法達成這種使命。現在年齡較大,唯有等退休了。

  香港的大學和專上院校的學生,要求校長以至校方認同他們的價值,撐示威的同學,向政府施壓。另一方面,大專院校的內地生,卻成為逼迫的對象,造成很多衝突。

  面對混亂時局,很多內地生都非常驚恐,覺得香港已完全不是他們過去所認識的世界,大學亦變得不是他們的環境,很想逃出這裏。一名正在港大讀博士生的內地生,講起他的經歷,在幾名原來是中立的本地同學,最近亦出現一些狀況,變得激進。教授無法忍受學生不尊重老師,一些教授打算離開。

  她說,一些內地生唸一年級的M Phil(即研究式研究生,有別於MA,授課式研究生),甚至一些PhD(博士課程)學生也想退學。

  大學的主管教授與內地研究生開了一次會,穩定軍心,希望學生不要退學。這名博士生的教授慨歎,現在香港各大學研究院的生態都是內地生比例佔多,本地生的比例很少,本地生不是不想讀MPhil,就是沒有能力讀。如果未來一兩年內地生全都走掉,大學的研究,誰人來做呢?大學沒有研究成績,哪裏有資助呢?香港的大學的學術水平和國際化水平都會大跌,還有一連串的嚴重後續問題。教授認為學生不尊重老師、欺凌老師是有後果的。

  我簡單地查閱了港大研究院的數字,二○一七至二○一八年研究式研究生的總人數有二千八百三十一人,當中來自內地的有一千七百五十七人(包括教資會資助及非資助學位),佔了總人數的六成二。本地的研究式研究生只有六百六十六人,只佔百分之二十三點五。如果內地的研究生及來自其他國家的研究生都減少來港讀書,以本地生的人數,根本無法填補港大MPhil的學生人數和研究力量。即是港大願意收一些成績沒有那麼好的本地生,可能也遠未夠數。

  至於其他大學,以教資會資助的研究式研究生的內地生比例,也與港大接近,由五成二至七成二不等,可見如果未來內地研究生大幅撤離,會對大學的研究院收生和研究力量都會有致命性的影響。

  香港的暴力示威無疑是一場「排華運動」,令到被排斥者極度惶恐,要逃離香港。在這場「排華運動」過後,只會是一地雞毛。受損的不是那些沒有來香港讀書的內地生,而是香港的大學和她們的學生,大學勢將萎縮,研究力量大跌,國際排名下插,形成一個惡性循環,到最後,所有的人都要付出代價。

「巴士的報」是一份網上報紙,讓網民隨時隨地拿着手機或平板電腦可以看到。www.bastillepost.com

wh.lo@bastillepost.com

盧永雄


hd